呂底亞──尊貴的無名氏

使徒行傳 十六9-15、40

腓立比是保羅回應馬其頓異象,進入歐洲傳福音的第一站,而按路加的記錄,呂底亞是歐洲地區第一個回應福音、進入神家的外邦人。

事業有成的尊貴商人

在腓立比的猶太男性少於十位,不足以成立會堂。那少數的猶太人和一些敬拜神的外邦婦人,每安息日在城外聚集禱告。保羅和他的佈道團隊走到他們中間,與他們分享神的真理,耶穌基督的福音。

婦女中有一位名叫呂底亞。呂底亞(Lydia)在現代是相當受歡迎的名字,但當時只是代表亞細亞省、呂底亞地區的無名氏。呂底亞來到腓立比定居做生意將她家鄉特產的紫色染料引進馬其頓。

在那個年代,紫色是君尊的顏色,紫色布是指帶紫色的綾羅綢緞,有不同款式、不同搭配。呂底亞把這些高檔的進口布料,賣給羅馬的貴族和官員。我們可以猜想,呂底亞出入官府豪門,接觸的都是達官貴人,想必談吐温文,舉止優雅,家道豐厚,她在社會中算是個有名望、受推崇的尊貴人。

有時,我們不自覺地把自己的身份建基於成就、財富、或別人對我們的看法和評價,甚至是事工的發展、兒女的表現上。但社會所賦予的身份和地位,不論尊卑,有一天都會轉變、會過去,沒有一個人會永遠做總裁、當教授的。

唯一恆久不變的身份,是我們與永生神的關係。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竟然給我們權柄作祂的兒女,我們是公主和王子,我們的生命實在是尊貴無比!

你最看重的崗位和身份是甚麼?神看重的又是甚麼呢?

 

追求尊貴的真理

呂底亞如何得著這尊貴的生命呢?

呂底亞不是猶太人,但每逢安息日,她都到河邊禱告的地方敬拜。在這個安息日的聚會中來了幾個猶太訪客,向眾人講解神的真理,特別是耶穌基督的救恩。呂底亞坐在當中,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

路加指出「主開導她的心」,從這裡我們看見領人信主有三個要素。保羅和他的隊工熱切、真誠的宣講、解釋;呂底亞雖然社會地位尊貴,還是和其他聚集的人一起,帶著謙柔的心,留心聆聽;加上神藉聖靈在她心裡作工,她就敞開心接受耶穌基督,領受這尊貴的生命。

我們屬靈生命的成長也要這三方面的配合。我們在這時代能找到無窮的資訊和知識,有數不盡的機會接受教導,亦有聖靈住在我們心內,作我們的導師,督責教導。但我們還需要聽、需要回應。

我們信主,參與事奉一段日子,可能很多事變得自動化,閉上眼也做得到。靈修、禱告、甚至是事奉都變得容易,也容易變得因循,得過且過,交差了事。我們和神的關係也不過如是,好像君子之交淡如水,已經失去當初那份興奮、喜悅,更莫說以這尊貴的生命自豪,竭力去發掘、發揮。

你有沒有察覺屬靈生命或事奉中的樽頸,而不斷追求突破,更深認識神,更有效的服侍呢?

 

委身尊貴的事奉

呂底亞領受尊貴的生命,信主受洗,她的家人也一起信主。這裡提到的「一家」,是全家上下,包括她的奴僕和染線織布、包裝運貨的員工。她的生命影響身邊的人同樣追求認識耶穌。

她又開放自己的家,接待保羅和他的團隊。他們住在呂底亞的家,直至保羅、西拉被捉拿、坐監,再被驅逐出境。呂底亞的家成為保羅在腓立比佈道的基地,他們從那裡到城外河邊禱告的地方講道,我相信他們也在城裡與人談論福音,在呂底亞的家教導信徒。

呂底亞不是别人多方遊說、再三請求,才勉為其難的收留他們,相反的是,她主動提出,甚至是「強留他們」。她不是強迫禁止他們離開,而是以真誠留住他們。她對保羅說:「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或說:我是忠心事主的),請到我家來住。」

其實兩個說法是異曲同工,不能分割的,真誠相信耶穌就會忠心事主,會主動找服侍的機會。呂底亞成為多人的祝福,先是她一家,然後是保羅的團隊,他們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在腓立比佈道,帶領人信主,建立教會。

在徒十六40,我們看見保羅從監獄被釋放之後,離開腓立比之前,到呂底亞家,勸慰弟兄們。我相信那些弟兄姊妹就是保羅在腓立比書一章5節所形容的,從頭一天直到如今,和他同心合意,興旺福音的教會。腓立比教會不單與保羅共度坐監的艱難,也在他日後的宣教事奉中,以禱告、奉獻支持,還派以巴弗提去服侍、幫助保羅。他們的参與帶來各地教會的建立和成長。

真誠信主就會忠心事奉,你今日如何以生命影響身邊的人?又如何運用神所賜的資源,與神的工人同工,建立神的教會呢?

呂底亞,一個無名的女商人,活出了尊貴的生命,祝福多人的生命。盼望我們同樣珍惜和神的關係,追求在真道上成長,熱切事奉神,活出尊貴的生命。

 

出自萬族萬民 103期 (2021.08)

作者:
馮鄭珍妮
Patrick & Jennie Fung
1989 年加入使團
使團國際總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