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過障礙, 有更開闊空間

每次跟舊友聚會,都感到有點不自在。別人談的是行業發展、個人升遷、財務安排,我分享的是在鄰國服事難民、貧窮社區或個人成長的經歷。他們聽後,大多覺得詫異並表示欣賞,但對談也會戛然而止。他們轉頭繼續交換名片,我彷彿成了外星人,偶爾搭個幾句話直到飯局結束。

這雖不是每個海外同工的經驗,但可以肯定的是,海外事奉是一條說不清、講不明的窄路,帶來一個截然不同的身分。這個身分不是人人明白,亦會帶來不同的驚喜或難處。回首過往,原來財務狀況對我新舊身分的影響不小。

安全感與安全
我曾拿獎學金到外地學習交流,大學畢業後於銀行及半政府機關工作,有穩定收入及理想的晉升前景。我不擅投資,也不亂花錢,做了七年工作後,毅然辭職赴東南亞讀神學,然後留在當地參與長期服事。當時我自覺年輕,沒有想得太遠,毫不猶豫便走上了不能回頭的窄路。起初心口掛上勇字,彷彿百毒不侵,但年月過去,安全感難免受挑戰。

讀神學花了四年,繳學費、房租及其他生活費,積蓄有減無增。雖然已做好預算,但越往前走,安全感越低。相形之下,看到當地的同學,為了讀神學要挨餓,還要借錢才能坐巴士回家,他們卻從容不迫,滿口謝恩。我開始反思:人究竟要有多少儲蓄才夠用?貧窮與富有本是相對的,突然間我發現我比世上很多人都富有。讀神學初期感染登革熱,臥病在床,無藥可醫,只能靠身體自然抵抗力,才發覺多少錢都買不到安全。可以買保險,卻買不到保障。

讀書時雖然看似沒太多保障,我卻經歷了很多恩典。本地教會牧師約我聊天,說有兄弟姊妹希望支持我讀神學,給我一點點生活費。我感到很詫異,我雖然有財政壓力,卻從未向其他人講述需要。收到支持,我心裡感謝神,也深深感受那種不種不收卻被照顧的滋味。偶然被邀請到不同教會分享,原來也有車馬費,體會到喜出望外的收穫最為可貴。越看自己的需要會越覺得不足,但是看工作和服事所帶來的喜樂,對物質的期望就會減低,而驚喜卻源源不絕。

黑暗裡才能見到光
讀完神學,我回到家鄉做傳道,九個月後便到海外服事。我參與的老牌機構是出名的刻苦,所支的生活費與當地生活水平相應,但至少房租、醫療及其他簽證費用倒是不用擔心。我覺得很榮幸,得到教會及朋友的支持去做自己滿懷熱忱的事。我受輔導訓練,做的是災後心理支援、創傷後的復原,以及社區貧窮關懷等工作。我與難民朋友們同行,要與赤裸裸的現實角力,面對這個充滿黑暗的世界,自己也常因為不同的限制而遇到挫折,然後再領受恩典。

要是我過著年年有餘的日子,我大概不能明白我所服事的人,也不會知道怎樣看到恩典。原來,要在黑暗裡我們才能見到光。剎時間人生好像又得到啟蒙――最實在的並不是黃金、汽車或房子。能活好當下、親嘗更新、經歷奧祕才是真正的生活。公式化的度日或許能帶來財務上的相對穩健,但那種方式只是幫我們維持生存水平而已。

筆者為單身人士,所以牽掛不比有家室者多。回看自己的人生,從來沒有要傾家蕩產去濟世救人,卻是在尋找呼召中做了移出舒適圈的決定,帶著一點點的天真和驚慌走向未知,看到財務穩妥既可貴又可恨,真正的保障存在於回應呼召、與人同行、活在當下。

各人須量力而為,不能把呼召假想出來,或硬著頭皮挨餓去照顧他人。面對將來動盪更大的世界,大家也需更有創意;例如有些人帶著專業去海外服事,是要降低過分依賴教會的慣性。

財務狀況的確是一個身分。當放棄對於那個身分的全心經營,好像也幫自己跨越一道障礙,讓新的異想、身分和洞見有空間萌芽,恢復神造人所賦予的尊嚴。

 

出自萬族萬民 108期 (2023.4)

作者:
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