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庚子年

新年初始,全球即飽受天災疫病的衝擊,懷疑和恐懼四處蔓延。按照中國傳統的干支紀年,2020年是庚子年。兩個甲子之前,在中國的宣教士和基督徒也渡過了一個充滿煎熬的庚子年。時空雖然相異,信心的試煉卻是相似。透過前人堅忍的見證,或許我們更能認清神不變的信實,激勵我們剛強壯膽、邁步前行。

向老家好好說聲再見

「媽媽,哪裡是我們的家?」 「爸爸媽媽住的地方就是你們的家。」 兩個孩子從小隨著約瑟和我各地遷徙,有些問題他們很難回答,例如許多人問他們是哪裡人。因此我們鼓勵他們把答案分為兩個:我在哪裡 出生,以及我和爸爸媽媽現在住在哪裡。 [...]

穿越怒海狂濤,看見愛我的主

記得四歲那年,我夢見自己快被淹死了。突然,耶穌出現了(祂當時是一個二維卡通人物,穿著白色外套和紅色腰帶),奇蹟地將我從水中救了出來。雖然這夢很幼稚,但我相信這是關於「祂是誰」的準確描述。

蕎麥梗上的新娘

Q要結婚了!邀請我和W醫生參加。我們為她出嫁而開心,但沒想到這裡的婚禮文化令我們大開眼界!

聖經中的宣教士 彼得—延福外邦

神是否只呼召靈命成熟,學識品格出眾的人?而我們只能望塵莫及? 彼得夠資格把福音帶進外邦人中間嗎? 論學歷,他是打魚的小民。 論性格,他是衝動派掌門人。 論靈命,他三次不認主。 但神使用彼得,耶穌說:我要在這磐石上建立我的教會。彼得先是在五旬節開始新約教會,又在哥尼流的家,為第一批外邦信徒施洗。

勞燕分飛

我先端詳那年輕的丈夫,又看看他的妻子,想知道他們有否聆聽我 的勸告?他們會堅決離婚嗎? 「你們結婚大概還不超過二年。努力走下去,別放棄大好芳華。」 我轉過頭,繼續在登記櫃台辦理我的手續,內心疑惑著:我說的話對 排在我後面、面帶惶恐的年輕夫婦是否會起任何作用? 我只是個普普 通通的本地人,估計他們也不會對我的話太認真。

找個導師, 讓你的短宣更立體

我在2007年第一次以使團同工身份在泰國接待服侍亞洲(Serve Asia)短宣隊,當時我曾提出以下優先次序,提醒隊員牢記在心: 1. 禱告 2. 人 3. 事工 西方思維常著重「當於何時、在哪裡、做何事」而非「是誰、如何做、為何而做」。但我發現需要在禱告中將我們的觀察、問題和感受向天父傾訴,尤其是置身較不以時間為取向的東方文化時,更顯得重要。

集合啦!章魚燒派對

日本人和朋友們在家裡舉辦活動聯絡感情的方式有很多種,章魚燒派對(たこ焼きパーティー,簡稱たこぱ/TAKO PA)是大家最喜歡的活動之一。團隊裡有一位短宣成員即將回國,但她說自己來到日本還沒機會吃到章魚燒。為了不要讓她留下遺憾,星期天教會的愛宴就變身成了章魚燒派對!大、小朋友都玩的不亦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