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初衷

道地
2011年加入使團
現在東南亞服侍穆民群體

其實我少年時代從沒認真想過當宣教士。中學時期的夢想是當一名太空人,無奈數理成績不好,我的太空夢碎。可我的想法還是古靈精怪的,覺得去美國太空總署(NASA)做清潔打掃的工作也好啊!

用創造主的心為心看世界

十五歲時,我報名參加了一個給十八歲以上大學生的「海外生態之旅」——那個年代還沒有「遊學團」(study tour)這個名詞。當我瞭望一望無際的草原、蔚藍的天空、延綿的溪澗,我從心裡讚嘆:「主呀!祢真偉大!」當場立志作一名「綠色人士」,將來要從事環境保育的工作。我的人生也從此改觀,不再以一己為中心,而嘗試以創造主的心為心看這世界。高中、大學時期,我在校內積極推動環保運動,假期就到環保、政治、扶貧等組織做義工。

從小在教會長大的我,聽過無數宣教士的分享,卻從未探訪過工場。在唸大學時才第一次報名參加短宣。歷時兩週多的旅程,由教會和差會聯辦,跟一般到海外旅遊很不一樣。從前我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只顧吃的是否合口味、住的是否舒適、玩得是否開心,但這次短宣卻讓我學會了用上帝的眼光看那個國家和那裡的人民。其後,差會同工不厭其煩地跟我約談,為我禱告。畢業後,我決定用一年時間,再回那個工場學習。

「道地」成了學生,住在他們中間

那次再臨工場,頭兩個月是語言和文化訓練,我差點想放棄,艱辛的不是語言本身,而是文化上的適應。還好有資深宣教士的鼓勵和其他同學的相伴,熬過了那段「最艱辛的」歲月。餘下的九個多月,我被安插到大學生事工的團隊裡,跟同工配搭。剛畢業的我,本以為「跟學生溝通」難不倒我,但起初還是充滿障礙,我竟然每晚都頭痛,想必是用腦過度,因為事無大小要用當地語言溝通。幸而大學團契由一群愛神愛人的學生組成,在生活起居上給了我許多幫助。

這一年不長不短的學習結束後,我更堅定地尋求神的引領,一邊服侍,一邊裝備,開始修讀道學碩士的課程。一直到2010年底,我仍不確定服侍的方向,於是差會貼心地安排我第三度到工場各處考察。有一次,我來到一個特別的事工點。駐地的宣教士熱情地接待我,也邀請我參加他們每週的團契與事工會議。他還開車帶我到市內外不同的地方,講解每一處的特色和契機,分享事工點滴。我留意到路上很多穿著校服的大學生,才得知這裡原來是鄰近地區的教育及文化中心。宣教士告訴我,由於主流社會對穆斯林族群的誤解和歧視,使此地的福音事工難上加難。我對這個鮮為人知的群體大感興趣,向宣教士拿了一些資料。短短兩三天的逗留,那地在我腦海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當為不能自辯的開口,為一切孤獨的申冤。」(箴卅一8)

勿忘初衷

回到神學院,我跟兩三個好友分享那裡的所見所聞,請他們為我禱告,自己也開始與神對話,「祢是想我去那個地方嗎?」起初我還是半信半疑,理由一大堆:「我對這個族群的信仰一無所知!」「在大都市成長的我,怎樣適應小鎮的生活?」心裡的問題不斷地煩擾著我,直到有一天我終於決定擺上:「如果是祢的意思,我願意去。」那一刻,我再次領會到當初的心情——用神的眼光看世界。

第四次踏上工場,我沒有戰競,只有期待,期待神要我學習的功課,但剛開始其實毫無頭緒。很多宣教「新丁」懷揣著詳細的計畫和事工策略來到工場,腦中有不少先入為主的想法;可是對我而言,進到一個新的環境,認識一個新的族群,我願意讓神開路、帶領。

剛好鄰居跟我年紀相仿,我便常常造訪他家,有機會再次使用當年學的語言。不久,一位剛認識的長輩,說他的村裡有一片面積廣闊的紅樹林,歡迎我去考察,順便到他家探訪。我對環境保育的負擔一直沒有改變,便應邀前往。原來村裡的幾個家庭希望藉著生態旅遊,喚起大家對大自然的愛護。我深深被他們的理念所打動,又回想起當初神怎樣以祂的創造「呼召」我,才突然間明白這些年來祂的用心良苦。此後,我經常探訪這個家庭,與他們分享上帝奇妙的創造。

一期的服事落幕了,我從無知走進了本地人的家裡,走進了他們的內心世界。在穆民中生活和工作,我們需要更大的同理心——理解他們內心的掙扎及外界對他們的偏見。我們一方面為他們不認識真理而著急,另一方面更要逼切地扭轉這世界對他們的偏見——從基督徒開始。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二17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