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的滿足與喜樂

 In 萬族萬民 90

小鴿子
在創啟地區服侍穆民群體
1996年加入使團

每個願意走上工場的工人,都是回應主的呼召,要過討主喜悅的人生。過程中當然有艱辛流淚的日子,但若細心回想,快樂滿足的日子更多。

寫給別人的日記

初踏入這個後共產世界的工場時,隊長常提醒我要提防那位語言老師,她曾參與編寫國家憲法,可能是政府派來監視外國人的特務。而且她給我每天的功課,竟是要我用剛學過的文字寫日記。然而禱告中,主讓我透過日記,一點一滴與她分享自己的信主經過和近況。那時她常因社會的不穩定和家庭的不如意而煩躁沮喪,卻因「批改」我的日記而明白有神常在,任何困難都能平安渡過。最後,她竟請求我帶她去教會,以便更多認識神!多年後有次去博物館時遇上她,她很高興見到我仍在這個國家生活,還可以用她所教的語言流利地溝通。

敏感話題

跟信奉先知的朋友相處並不困難,然而一說到爾撒(耶穌)是神的獨生兒子,人惟有藉著祂才得脫離罪的綑縛和懲罰時,極大的負面反應就會出現。莎莎是位「回歸者」(編注:外國出生、後回國並入籍),在大學教英文,沒有至親,也少朋友。在隊長的介紹下,我每星期都去她宿舍聊天。本來我們已變成好朋友,她所有的心事都會向我傾訴。可當討論到耶穌時,她便非常強硬地拒絕繼續對談。

軟弱中彰顯的能力

我這個恩賜實在有限的人,竟被主用來使「萬民」作祂的門徒。二十年來絕大部分的時間我們的隊工不超過兩人,約一半時間只有我一人帶領數名本地員工,而且隊工至今都只有姊妹,沒有弟兄。在一個以男性為主導的社群,又人單力薄,如何向居民作見證?然而,主的差遣絕無差錯。當年簽證收緊,大批宣教士離開工場,我卻成功取得一商業註冊,在主清楚的指示下開班教授英文。雖然我中學讀的是英校,大專專業課程也是以英文完成,但後來一直從事醫療工作,並不覺得自己的英文根基很好,因此心裡其實沒有底。然而,在沒有派發招生廣告的情況下,卻有數名學生前來報名。從此我竟成了別人口中的名師。有時一個班上有四五個民族的學生並排而坐,驗證主的話沒有落空:我可以身處一地,卻向多族人民來見證祂的信實與榮美。屈指一算,二十年來,我接觸超過十個民族。

代主與人同行

使人作主的門徒,是一個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在這個甚少一人獨居的國度生活,單身的我便將宿舍裡空出的房間出租,室友便成為門徒訓練的對象。與我同住過的約二十人,當中有令我傷心不已的,但也有叫人興奮的。比如目前的這位,她約十年前回歸讀大學,為了學好本國語,便到我們的語言中心來上課。雖有人警告她我們是基督徒,她卻不怕,甚至奇怪為何我們遲遲不向她傳福音。其實我們一直在提名為她禱告,在兩年多後的某個宗教節日,邀請她參加我們的筵席。之後主又用不同的人和事向她顯明,她終於歸信了。

大學畢業前,因為大學宿位不夠,來自偏遠鄉村的她便請求以較便宜的租金與我同住。她是個自以為是、卻易自卑的人,每次覺得被人輕視時便會大發脾氣。三年前,她為幫助家人脫離經濟困境,參加了我們的營商訓練,之後起草了一個養牛計畫書。過程中我多次修改她的計畫,她大哭大吵,還說:「你不曉得養牛,怎能說我寫的不對?」在安慰鼓勵她之餘,我跟她一起找資料,修改營運方案。感謝主,最後她成功取得貸款,建立起自己的農場,讓母親及哥哥有工作。兩年前,我極力說服她邀請母親及哥哥來出席我的生日會,好讓他們有機會聽福音。最後他們不僅來了,她的母親還在當天決志信主!

最近一年,由於經濟不景氣,她找不到固定的工作,手頭拮据時就向我大發脾氣。我明白她怨氣背後的問題,便伺機引導她將憂慮交託給主,兩星期前她終於找到一份行政的工作。她不光工作勤懇,也在私禱中向神求智慧,引導老闆行事正直,不要再逃漏稅款。日前,老板表示願意修補賬目上的漏洞,並派她去學簿記(bookkeeping),讓他的生意更透明。

每天看著這些生命在改變,怎會不喜樂呢?過討主喜悅的人生,怎會不滿足呢?

Recommend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