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不懈

 In 萬族萬民 93

梁衛國
Wolfgang & Dorothy Langhams
1980年加入使團
日本佈道植堂

是否該四度重回日本?是神的旨意嗎?對得起孩子嗎?難道不該為他們留在德國教會服侍?

第三次回德國述職期間的某個黃昏,我與妻子樂芙眺望遠山,懷着祈禱的心再次討論此事。雖己尋求指引多日,仍未收到神回應的隻字片語,卻仍懷着信心,相信神會托住我們一家,毅然再赴日本服侍。如今回想,好像每次都要重覆此艱難的內省過程,再次學習先倚靠神和祂的恩典,在這條宣教路上堅持不懈。

全然相信神的呼召

每當思想神竟使用我,便充滿驚嘆。求學時,英語和法語都不是我拿手的科目,現在竟要修讀深奧的日文!今天我能以流利但不大純正的日語講道,實在是神的大能!祂真是那位完全明瞭我們的心、領我們到服侍祂的崗位、賦予我們恩賜、又把我們放到祂選擇之地的神。我們重返日本七次(每一任期四年),毎次祂都確認對我們的呼召,雖沒有白紙黑字,但祂那輕柔的聲音和奇妙的手法,一直促使我們努力不懈,堅持下去。

祂的呼召是真實的嗎?抑或只是我們一廂情願?我心中確實有過不少疑問。最困難的一次,是決定應否第三度返日、把四個孩子全部留給新加坡的德國宿舍父母(充滿愛心的寄宿父母)、讓他們入讀當地的德國學校。至今仍記得離別那一刻,心如刀割!

我們只有不住禱告:「主,祢呼召我們,我們深信袮的恩手會賜福與安慰我們寶貝的兒女。」如今回首,看到信實的神對我們子女的引領和祝福!今天他們都成立家室,敬業樂群,並帶給我們十一個孫子女。

全然相信祂的力量

這使我們在軟弱和氣餒時得著提醒:當耶穌使用我們,無論任何環境都要因祂的作為歡呼。我們初到北海道植堂時,與住在附近的田先生查經,每次查完後我都想:這人心硬如石,恐怕福音也未必能改變他。

那教會獨立運作多年後,我應邀前往證道,一踏進會堂看見領詩的正是田先生,頓時感到無比欣慰。後來得知,首先是他妻子被聖靈感動而信主,然後是他們的子女,他岳父母與親戚也信主得救,最後田先生終於歸信耶穌。因着神的恩賜,整個拜佛的家庭得以徹底改變。

他們一家也曾經歷信心的考驗,尚在中學的兒子患腦瘤去世。他在末期己失去語言能力之時,也把生命交給主並受洗。這些經歷,幫助我們渡過宣教生涯上遇到的挫折。

全然相信祂的道

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我們多次被要求到非所選擇的地方或崗位服待,原是到日本拓荒植堂的我,卻在領袖的崗位上多年。說心裡沒有半點掙扎是騙人的,但我們相信神的呼召是確實的,相信祂恩典夠用,相信順服就會有喜樂。每次我們順服地接受徵召,祂都賜下我們所需的肯定、平安、恩典和智慧,祂確實是美好、信實的神。

全然相信種子定會結果

相信祂永生的話語。羅馬書五章3~4節說:「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在我們最後開拓的一間教會,有位家庭主婦帶著十歲的兒子參加英語班,因為小孩子喜歡來。沒多久,這位媽媽便跟內樂芙讀經。兒童主日學經常只有那小孩一個人,儘管如此,他們對耶穌的愛日漸增加。

當我們為這家庭(包括那位偶爾來教會的父親)祈禱時,腦海中浮現一幅畫面──說不定這男孩子長大後會成為佈道家,帶領許多日本人信基督。在這小教會雖只看見小果子,但將來在主手中。相信祂的話語可改變人心,可栽培人成為祂的僕人。此信念使我們有力量堅持到底。

現在,我們已回德國述職。退休在即,我們心中想念很多在使團裡、無論國內或海外、曾與我們並肩禱告、支持及鼓勵我們的同工們。主曾使用他們來幫助我們堅定地走在日本宣教這條崎嶇漫長的路,沒有他們結伴同行,我們不可能堅持到底。

回顧起來,只能說「全因祂的恩典,我們才能走到此時!」這並非冠冕堂皇、為表虔誠的結語,而是深刻地總結我們在日本走過的路。願榮耀歸於主耶穌。

筆者在2017年於德國舉行四十周年結婚紀念

Recommend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