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合意的功課

傅祖恩
Jonathan & Marilyn Fuller
1988年加入使團
時任加拿大地區主任

多年以前,我們住在菲律賓南部一個較小的穆斯林社區。生活充滿挑戰,除了要熟習語言以及面對文化的衝擊,還要帶著兩歲的女兒在沒有電和自來水的環境中安頓下來。上帝藉著一間小型的菲律賓人教會和狄蘿大姐(Ate Delor)的友誼,讓我學習到夥伴關係的一些初階功課。

猶記得一個特別的禮拜日早上,被疾病和噩夢折騰一夜的我們騎摩托車離開那穆斯林社區,到五公里外的教會敬拜。由於菲律賓南部長年累月發生衝突,狄蘿和會友們一向不大與穆斯林往來,但這幾年,他們開始認同我們對這個群體的異象。我們雖是美國和加拿大的教會差來的,但這教會卻是我們的「安提阿」教會。當狄蘿姊妹聽到我們講述的恐懼和沮喪時,感受到我們的掙扎。她當時沒說甚麽,彼此道別幾小時後,我們詫異地聽見一部摩托車穿過椰子林,停在我家簡陋的屋子外。狄蘿從沒到過這村莊,那天卻帶來食物,陪我家女兒凱蒂玩耍,還和鄰居聊天,最後還留宿一夜。

在腓立比書,保羅一開始就為眾人「同心合意興旺福音」感恩(腓一5)。自從狄蘿那次來訪,我們從更多「同心合意興旺福音」事例中領受了福氣,夥伴們按同受之恩彼此扶持,在基督耶穌裡經歷深摯情誼。

 

一同堅信神在作工

維持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並不容易。有同伴感覺固然好,卻也有矛盾、爭鬥的時候。過往幾年在某些開放國家日益看到,宣教機構之間彷彿視彼此為人手和資源的競爭者,與我們作為上帝子民的身份並不相符。曾經參加一個大型宣教活動,展覽廳裡排列了數以百計的攤位,有人走來問道:「你們都在賣甚麽?」可歎這種「商演」形式竟變成了信息本身。因此,我們更多舉辦小型活動,把焦點放在普世的福音需要,而非機構的品牌。

保羅提醒腓立比教會,他們同心合意是因深信上帝動了工就必成全這工(腓一6),包括祂創世以先所預備我們作的善工(弗二10)。當我們堅信神在作工,就不再去為匱乏的資源爭競,反而樂意去探究這些資源投放在何處最能為上帝所用。

我們仍舉辦傳統的宣教特會,但欣見動員同工轉介前來查詢者給其他的差會。儘管對穆斯林狄蘿在文化上有所差疑,但她的慷慨無私,反映她願意在福音裡分擔上帝透過我們在村裡所作的工。

 

同沐恩典

相互信任在夥伴關係上是難能可貴的。許多夥伴關係是由不平衡的資源或經驗開始,例如一方有資金,另一方熟悉實務;或者一方擁有人手,另一方有人脈網絡。信任的建立需要謙卑和時間,單靠共同利益,並不足夠排除萬難。保羅提醒腓立比教會,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是「從起初直到如今」(腓一5),他接著說,不管他自己的宣教角色是「⋯⋯在捆鎖之中,是為辯明證實福音的時候⋯⋯」,眾人都和他同得上帝的恩典(腓一7)。謙卑乃始於承認我們自己和所擁有的皆出於上帝的恩典,有這想法在心,就可以把學位、經驗、資金和人脈關係等等放下,專注在彼此如何協力完成上帝的使命。

縱然我到菲律賓前已受過神學和跨文化訓練,卻是在狄蘿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大度無私的陪伴下經歷語言和文化的學習。我們在狄蘿姊妹的家寄住兩週學習語言,後來才知道她把自己的床讓給我們一家睡。上文提到的那個禮拜天下午,除了我們背後所有的使團資源,上帝也使用了她送來香蕉以及留宿一晚,藉此使我們與穆斯林朋友聯繫起來。

 

同享情誼

我們常以為保羅是一位要求嚴苛、任務為先的領袖,可是,他在問候語之後緊接著提到感受:「你們常在我心裡」,並「體會基督耶穌的心腸,切切地想念你們眾人」(腓一7-8)。同心合意的夥伴需要時間醞釀而成,因為涉及到關係和信任的建立。

在加拿大,活躍的宣教機構約有二十五個,大部份領袖都住在安大略省南部,相距幾小時車程。過去三年,我們每年都相聚三次,每次花一天時間。這些聚會不是為了討論策略,而是刻意地聚焦於敬拜、讀經和分享。因為出席的都是資深領袖,因此各人可以自由地分享個人的掙扎,彼此代求,也學習互相信任。即使這些定期的聚會沒有討論任何宣教策略,卻在共同關注和互信的基礎上啟動了一些策略性倡議,促進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

 

尾聲:

那個禮拜天之後,狄蘿姊妹第二天一早便起來回城裡工作。她並不知道自己留宿一晚帶給我們多深厚的意義。因為她,我們得以在穆斯林鄰居中無夢無懼地安睡。當我們看著她騎著摩托車穿過那些椰子樹,不知不覺間,那個村莊感覺更似家園,我們也覺得不那麽孤單了。就像保羅,我發現自己因著她在福音裡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滿懷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