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選擇餘地嗎?

 In 萬族萬民 95

「救命!我懷孕了!」

我還未來得及説「哈囉」,阿娜已將這句話衝口説出!

我腦袋飛快努力地尋找用哈薩克語説一句適切的恭賀語,無奈始終沒有機會開口。電話那端,阿娜泣不成聲。

 

她是何時開始懷孕的呢?

阿娜已婚多年,丈夫心地善良且負責任,是他發生了什麽事嗎?但我的揣測全錯了。原來阿娜因害喜而感到疲倦想吐,卻以為自己生病,便從藥房買了強效中草藥自己服,兩週後仍見不適,於是才去看醫生。醫生告知她是懷孕,但必須把胎兒打掉。

 

醫生訓斥她:「服用兩週中藥足以毒死一頭大象,何況是你這柔弱女子的胎兒?你懷的孩子會變畸胎,可能缺胳膊、少隻腿、永遠不懂説話。你如何掙錢去照顧這樣的孩子?誰負擔醫藥費?」

 

在忿怒和極度恐懼中,阿娜致電給我。

這情況怎會發生在她身上呢?究竟胎兒真的會殘疾,抑或是醫生誇大其詞?她該怎樣做呢?我默默地禱告:「神呀,賜我適切的話幫助阿娜。」

然後,我對阿娜説:「不要怕,生命是上帝賜的禮物,無人能決定一生年日的長短。無論這孩子生下來如何,你將是很棒的母親,當家人朋友叫你墮胎,別擔心,堅持你認為是對的信念。」

我找來關於這類中藥以及懷孕週期的資料,並承諾阿娜會向醫生朋友多取些意見。

可是,我永不能傳達這些意見了。在其他朋友未及知悉她懷孕的消息、在覆診之前,阿娜小產了!失去小生命,確實令人極其難過,我卻有點為阿娜無須經歷墮胎之痛而感到如釋重負。

但我不免這樣想:「阿娜真的有選擇餘地嗎?」

 

為哈薩克族人禱告:

  • 當身處像阿娜一樣的危機,願他們能保持鎮定,身邊有朋友關懷,給予意見而非批評。
  • 記念受到壓力要墮胎的母親,願醫生、家人及朋友樂意伸出援手保護小生命。
Recommend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