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止息的愛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能夠留在菲律賓這麼多年,一定是因為很愛這個國家吧?」老實說,大體上喜歡;有些不太喜歡的,仍在努力學習適應中;有些則無法接受,但無能為力。我們是怎樣長期留在宣教工場的呢?

積極和欣賞

菲律賓文化有很多優點,比如好客熱情。他們講笑話的技巧常使我們捧腹大笑;他們的耐性更令人歎為觀止,例如工作人員慢條斯理,但正排在長龍裡的人卻毫無怨言。馬尼拉交通堵塞是世界首屈一指,我們四位男同工每天往返神學院至少要花三小時。太浪費時間?但我慢慢地學會一些生存之道:生氣也無濟於事,不如接受現實,早點出門就是了;遲到不是太重要,反正遲早都會到;工作效率慢一些,但終究會完成。但天災人禍,疾病痛苦,那才是嚴重,因為當人的生命結束時,就再沒有機會接受救恩了,所以要把握機會盡快將福音傳開。

凡事謝恩

如果不是聖靈親自動工,我們如何努力也是徒勞無功。我們和同工們向很多人傳福音、教導聖經、帶小組或查經,用很多時間輔導不少人,但真正跟隨聖經教導或結果子的人按比例來說並不是很多。有些青少年十五、六歲就輟學,生兒育女;有些從小就認識的孩子,多次勸告也無效,長大了仍然吸毒和販毒;有時我們好像社工,要處理家庭糾紛、欺壓弱小、打架、粗言穢語、性侵、同性戀等等問題,甚至得面對黑社會人士。即使有些已信主的,仍改不了借錢的壞習慣,或依舊迷信;有些則說我們規則太多。如果我們只看他們的表現,早就灰心失望。

神的恩典鼓勵我們在這條事奉的路上繼續走下去。四位在讀神學的男同工,其中三位是快樂兒童會的果子。兩位年紀較大的女同工,因兒女年幼時來參加快樂兒童會和教會的活動而認識主,現成為我們的同工。

年輕人很有熱誠,雖然仍需累積經驗,但我相信他們有一天會被神重用。兩個我們從小看大的女孩子,由未信到信主,現已大學畢業在工作。其中一個已全權負責女子團契的講道、敬拜隊、查經班,她想做傳道人;而另一個則很害羞,以前我總是聽不到她說什麼,但她在小學三年級時竟然用福音手繩向全班同學和老師分享福音,她現在是主日學老師。

我為一些會友逐漸脫貧而感恩,因為他們重視子女教育,學習積蓄和有智慧地運用金錢,更用自己的經歷去鼓勵他人。

家人同心事主  

感謝神,夫婿道為和我可以一起事奉這麼多年。我們都是性格很強的人(其實性格不夠強很難做宣教士,特別是長宣事奉),但我們盡量每天一起禱告和分享,雖然意見不同,但學習彼此欣賞,彼此鼓勵,一同重新得力。有時看見一些宣教士的兒女離開神,十分痛心,而宣教士亦因此回國。感謝神,使團十分重視宣教士家庭的健康生活,大女詠寶已長大成人並結婚,她和丈夫都愛主,熱心事奉,深信是很多人禱告的結果。

詠雅出生時,我們即知她有唐氏綜合症,那時菲律賓這方面的資料和支援很少,我們對特殊教育亦全無認識。但經過禱告,神沒有帶領我們離開工場回美國,反而讓我們相信在菲律賓會有方法。過去廿二年看見詠雅成長,而我們也在特殊教育方面稍微多了一點知識。未來她回美國後的生活將會如何,暫時是未知數,現在盡量搜集資料,深信神會按時候指引前路,最要緊的是順服。

異象不變但要創新

雖然來菲多年,但仍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自初期在八打雁省成立恩橋教會後,本來打算幫助當地的教會茁壯,但有時並不容易合作。曾想幫助一位在貧民區事奉的傳道人推動教會的福音事工,但他拒絕,說無法處理人數多的聚會,而教會也容納不下這麼多人。曾經跟中產階層的教會合作植堂,但其領袖對貧民區沒有負擔,更有人認為窮人既無學識又無智慧,不讓他們做任何行政上的討論或決策,這在我們看來是變相的壓迫。

一些已存在的教會很難改變已有的架構和事工模式,因此我們決定再拓植教會。感謝神帶領永遠榮神教會的成立,賜福買地建堂的計劃。過去多年我們都是在構思、探討、摸索和變化之中,因為各種植堂模式都有利弊,需要因時制宜,取長捨短。我們的事工與運動有關,因此需要籃球場作崇拜和活動之用。馬尼拉土地很貴,加上高昂的建造經費,這是一條我們未走過的路,但我們看見神逐步供應所需。等候神不是易事,但卻是很刺激和興奮的經歷。雖然建堂工程未徹底完成,但籃球場已完工,不同的事工正逐步發展。栽培人才是當前急務,特別是未來的接班人。

如果神憐憫和開路,我們盼望這教會成為一間差傳教會。成立至今,我們將主日奉獻十分之一撥作支持其他教會的需要,另外的十分一撥作差傳基金,雖然數量微薄,但算是一點心意。

馬尼拉貧民區人口已很密集,但仍不斷增長,現存的貧民區教會很多在屬靈方面相當弱,因此需要宣教士,特別是植堂的宣教士。做貧民事工的宣教士越來越少,植堂的宣教士更少,求神親自差遣祂的工人來收祂的莊稼。

鄧肖蓮
Mark & Ruth McDowell
1995年加入使團
在菲律賓創立快樂兒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