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期 卷首語

教會、社會、受造世界是這三期的主題,101期初探宣教士如何建造教會,102期將帶您 [...]

憐恤,讓我們翻越創啟高牆

近年,筆者與當地同工學習「整全宣教」 ((Integral Mission)。我們從聖經、歷史、案例和實踐,多維度解讀「整全宣教」的當代意義,且走出教會接觸社區鄰舍。在社區裡我們遇到低收入家庭、獨居老人、失親兒、外勞和身心障礙者等等。 社區居民容易忽略、遺忘,甚至犧牲這群弱勢群體。教會作為神的見證人,我們願意為弱勢群體送上涼水;可是教會在創啟地區不容許公開參與社區事務,如何實踐整全宣教?

三位馬利亞

埃及的馬利亞:上帝關心嗎? 小馬利亞(米利暗) 看著母親約基別親吻懷中小小摩西稚嫩的臉頰,昨晚聽母親說埃及法老下令屠殺以色列的男嬰。暗夜中,母親用石漆和石油塗抹蒲草箱內外,刺鼻的味道充斥屋子,也把小馬利亞的眼睛和鼻子薰痛了。她擦拭眼淚,在微弱閃爍的燈火下,小馬利亞看見母親的眼眶裡也盈滿了淚水。

恩典農場

我與恩典農場開始接觸,緣起於八年前。當時我經營一家小型顧問公司,專門扶植商業經營和會計。那段時間,公司服務的對象主要是東南亞某國的地方小型企業,協助他們經商,並輔導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給顧客。儘管這是個令人興奮的事業,但客戶量遠不如預期,而且我們所在之地是一個較貧窮的地區,所以無法以提高收費來彌補客戶量的不足,因此在員工薪資和營運開支上時常捉襟見肘。

乘著輪椅去宣教

年輕的時候,我就對跨文化宣教工作有負擔,特別敬佩那些不辭勞苦從歐美來台、披荊斬棘的宣教士。我很盼望有朝一日可以加入他們的行列。但因行動不方便的緣故,我不敢貿然展開長期的宣教工作。

信服神, 每一日的選擇

回首生命歷程,很難猜到神會領我到今日之處,因為許多重大決定都曾一度被我否決。然而當我把主權交出,順服神的旨意,就開始看到神在動工,即便後知後覺。 在香港轉換工作之際,因為我過去的老師擔任使團某地區分部的第三文化孩子(Third Culture Kids)協調專員,便透過父母詢問我是否願意接任泰國使團寄宿家庭的助理職位。我最初的反應是拒絕,原因是它聽起來像是份短期工作,並非事業大計。

出走

「我辭職不幹了!」 我的員工美琳如此展開對話,這不是個令人期待的開場白。 「我爸媽正代我議親。新郎跟我一點都不登對,他出身有名望的富貴人家,而且非常虔誠,所以爸媽都覺得好,他們並不理會我的顧慮。我絕不會嫁給此人,我必須離開這裡一段時間。」

給第三文化孩子的職前訓練

我和丈夫育有六名子女、十七名孫兒女。女兒素純和女婿馬克已在使團事奉近二十五年,他們早期在菲律賓,最近已轉到泰國擔任國際領袖的角色。多年以來,我們會找機會去探 望,並在能力範圍內支持他們,例如親身了解他們的居住環境、認識他們的同工、在他們事奉的地方小住。

八寶茶

穆民飲食三件寶:接待客人不用酒,油香、饊子、蓋碗茶味道好。(饊音傘,饊子是用和好的麵做成細條或麻花片狀,下油炸熟)穆民是好客的民族,只要有客人到訪,主人總是會拿出最好的招待——先端出一杯八寶茶。主人會使用一般的茶具,更講究的會使用由茶蓋、茶碗、茶托三部分組成的茶具沖泡,又稱三泡台或蓋碗茶。蓋子有保溫效果,可以保持茶和乾果的好風味;端著茶托喝茶不燙手。

101 卷首語

101,是在100之後又向前踏出一步,也往往代表某件事物的基礎入門。走過100期的回顧與展望,我們將試著在新的系列再次界定「宣教是甚麼」。1988年的蘭柏會議提出宣教的五個標誌,包含了傳福音、教導、憐恤、社會公義和關愛受造世界。宣教學者萊特(Christopher J. H. Wright)將這些標誌整合為三項,亦即教會、社會和受造世界。接下來的三期,萬族萬民也要從這三個面向來探討使團在東亞的事奉。

宣教的行動與教會的存在

教會為宣教而存在,正如火為燃燒而存在。沒有宣教的地方就沒有教會;沒有宣教又沒有教會的地方就沒有信仰。 – 瑞士神學家 布魯諾(Emil Brunner)   沒有教會支持的宣教,和不參與宣教的教會一樣不堪入目。 – 英國宣教士暨神學家 紐畢真(Lesslie Newbigin)   [...]

以神的道建立神的教會

過去四年,我一直在靈風講道(Langham Preaching)擔任東亞區域統籌主任。前不久,收到一位東亞牧者發來訊息:「此時此刻,靈風講道的訓練帶來很大的功效。受訓的牧者能在他們各自的地方講道。過去三個月,因疫情封城,沒有巡迴牧者前來服侍,本地信徒領袖只好包攬一切講道工作。」 [...]

在城市成為教會

童是泰國北部清萊的一位年輕人,是食物評論員和兼職音樂家。童小時家境清苦,母親要他參加教會的週末英文班,好得到免費的食物和照顧,他因此認識耶穌。童十四歲就離開學校開始自食其力。他當過餐館服務生、咖啡師,也跟朋友一起開過餐館卻失敗了。他在酒吧和夜間活動演奏樂器養活自己。他過往常會有幾天或幾周無處可住,也沒錢買食物, 只能依賴收容他的基督徒朋友接待。 [...]

為了傳福音, 我開了一間語言學校!

我們告訴這些成人學生周六晚上有個特別的課外活動,包含遊戲和點心,並且會講一個人從死裡復活的故事。歡迎每個人參加。 大約有四十名學生來了,他們都期待玩得開心。 玩了幾個遊戲之後,我將他們分組,用他們的語言分享。坐在我面前的有:幾位老師、一位警察、幾位公務人員、軍人、男女商人等。我使用幾張彩色海報講述了耶穌生平、受審、釘十字架以及復活。 每個人都專注聆聽——他們從未聽過這故事。

紀念崔元一

2019年四月,我們來自南韓、三十八歲的同工崔元一因病溘然離世,回到天家。 透過幾位同工的回憶,讓我們更多認識這位年輕宣教士的事奉與見證,也願主藉著他的生命激勵、興起更多工人。

千金不換的獨特經歷

先來談談對我們第三文化子女而言最顯而易見的事吧!我們最常被問到、也最討厭回答的問題可能是:哪裡是家鄉?請別誤會,這問題很有趣,但恕我們無法直接回答。因為要我們挑出一個可稱為家鄉的地方真的很難。在自我介紹時,我通常會讓別人猜我來自哪裡,因為觀察他人對我的看法更有趣。

恩典, 來自天父的邀請

我犯的第一個「錯誤」,是讓他的孩子加入。 我正和朋友及孩子的同學們一起打棒球,這畫面實在引人注目——兩位父親帶著一群不同膚色的孩子,玩著當地人陌生的運動——但多數人只是觀察,比劃,或者拍照。 不過,這位先生似乎希望他的孩子能下場試一試。我從他的站姿、位置,以及他的比劃和講解得知他的意圖。一旦講到父親、兒子和棒球,我完全無法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