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領域做新事 ——對多變世界的回應

「你們重視人與關係,從你們彼此代禱及為工場禱告中可以看出來。你們靈命深厚、謙卑、又依靠神,從你們的關係甚至肢體語言,看得出僕人領導的風格。當你們一起服侍主時,我們感受到你們的分工及平等,這些都令我們印象深刻。」 [...]

正在發生!超越想像的工作!

在一群資深農業基督徒專家的聚會中,他們提出農牧專業在許多地區仍有很大的需要和服事的契機。透過農業相關技術,一方面可以解決當地經濟的需要,另一方面是能走入當地、與人建立關係的橋樑。 最近有一位傳道人正考慮轉換教會的服事…,我們就一起尋求在台灣服事印尼穆斯林的可能性。她漸漸看見這是神的帶領,過程中她所服事的教會非常支持她,願意成為她的差派教會。

反思: 大使命與大環境

差傳的大環境變幻莫測。許多國家的簽證申請日益艱難,有些甚至禁止傳福音。不變的是從耶穌和使徒所領受的工作原則——耶穌主動走入人群,而非等人來尋找祂。祂的事工包括了上帝國度的教導、滿足身體所需的醫病,並參與趕鬼這類的屬靈爭戰;可謂結合話語、神蹟與行動的事工。耶穌訓練十二門徒複製自己的見證,並教導他們繼續複製下去。

營商可以不一樣 ——T國茶園體驗分享

不知道當大家聽到「營商宣教」四個字,第一時間會想到什麼?或許大家會和我一樣,可能想到宣教士在某些地方開店、開餐廳、開工廠等等,涉及的應是第二及第三產業(secondary and tertiary production)。然而過去三個月我在T國山上的生活完全打破了這個想法——宣教士在當地的經營是直接由初級產業(primary [...]

峰迴路轉宣教路

過去因工作關係長期在外,很久沒有與父母同住。自從父親因意外摔倒,他們的起居都交給了外傭照顧。除了定時回去探望他們,並沒有真正了解他們的需要。父母雖然沒有信主,但從不反對我在信仰上的追求。他們不太明白宣教的意義,還是願意支持我的選擇,並帶著喜悅的心,與家人出席我的差遣禮。可是,我卻沒有為此常常感恩,竟將這一切都看為理所當然。

在世寄居與大使命

我是第三文化孩子,又是宣子,在宣教工場長大,我越來越明白大使命帶有四個屬靈道理。隨著日子過去,這些道理帶來生命的安慰和挑戰,尤其當我由一個工場搬家到另一個,每處有其獨特的屬靈情況以及文化氛圍。我求神使用這些道理激勵與基督同行的你,無論你身處何地。

明天一起吃早餐嗎?

「那明天一起吃早餐嗎?大學口那家煎餅,如何?」我在當地的朋友拖鞋哥如此向大家提議。 我雖然開心表示要加入,但內心其實相當疑惑,明天也不是假日,大家今天也聚了這麼久,為什麼還要約吃早餐?

泡泡、麵條、真友誼

我從未因為麵條而如此感恩。 我把羊肉舉到嘴邊,環視我身旁帶著笑容的友人。時間是伊斯蘭齋月的末段,我們總共十人,有男有女,分坐在餐桌的兩旁。共享豐富的食物,沉浸在友善的氛圍。外子與我暗自慶幸獲得這個結交陌生族群的機會。

隱藏的海

在學校工作的第四年結束時,莉莉想去追求新的夢想,她覺得當導遊很有趣。同一時間,她的教會有一群人領受神的呼召,開辦一所基督教學校,教授符合聖經的課程。他們需要一個負責經營學校的人…。

只要有心,人人都能三杯雞

大家好,我是葉大衛,來自美國德州,我們一家在台灣已經住了八年。相較於璀璨多樣的台灣美食,傳統的美國菜實在太黯淡了。我總是樂於嘗試烹調新的菜式,這次將首次挑戰「三杯雞」!

如何面對嚴冬?

近年一個創啟國家經過數十年的改革開放後,歷史的鐘擺又轉變了方向。過去幾十年那裡的體制外教會(或家庭教會)逐漸享有相對寬鬆的空間,但自從新的宗教條例後,空間越來越縮小。家庭教會基本化整為零、小組化或隱蔽化,信徒在學校或工作單位被迫簽「不信承諾書」。

奮力起飛,完美落地

因為經上記著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一16) 1978年讀神學的時候,我已經決定要成為海外基督使團的宣教士。原因很簡單,就是被戴德生的傳記所影響。一位外國人竟能愛中國人如此深切,作為中國人,怎能不為自己同胞的救恩而擔憂呢? [...]

珍珠家園的故事—抹大拉的馬利亞們

大陸婦女來台灣結婚,早在二十年前就是普遍的社會現象,這個人口結構的改變也出現在萬華的茶室、KTV裡。社會新聞把這些婦女稱為「伊拉客」,估計在萬華就有兩千名。小玉的故事可說是其中一個縮影。

營商、職場—非典型宣教路

在工商界中資、港資及跨國企業任職近三十年後,我踏入人生的第二階段,先在教會任職兩年,接著參與機構的服事,被差派往東亞某城市參與扶貧,在大學、醫院及政府部門中提供管理培訓,服侍了五年多的時間。十年前開展「營商宣教」,那時我便認為二十一世紀宣教運動中,具有營商及職場經驗的肢體舉足輕重。

永不止息的愛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能夠留在菲律賓這麼多年,一定是因為很愛這個國家吧?」老實說,大體上喜歡;有些不太喜歡的,仍在努力學習適應中;有些則無法接受,但無能為力。我們是怎樣長期留在宣教工場的呢?

型男的航站人生

「你有沒有想過五年後,你會在這份職業上達到什麼成就?」聽到此問題時我停頓了一下,不是因為我沒想過,其實我非常清楚我想從事什麼工作。為了這次面試,昨天我逛遍各商場,到快打烊時才決心買下那雙比我所有衣物的總價還昂貴的皮鞋。我的掙扎是因為,倘若面試失敗,這錢豈不白花了?我從小就有飛行夢,有什麼職業比當空服員更好呢?經過多次的反覆不確定,得到神的確認,我終於確定我想當空服員。

來調整一下

其實每個文化的表達都有它實用的價值,起初不喜歡的事情,了解多了便能接受。

學一門「必修」課

我本來就喜歡簡約,簡樸的生活難不倒我,在緬甸生活,真正讓我覺得比較困難的是,樣樣東西都很容易壞掉。即使你的鄰居說:「我們這兒沒有一樣東西壞了不能修」,但真相往往是「壞了又修、修了又壞」。所以,雨傘傘骨斷了可以修,夾腳拖鞋斷了可以縫,不論什麼家電,壞了通通可以修……,但不保證修好了可以用多久!

page 1 o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