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卷首語

服事已經很艱難了,何苦還要節外生枝,再添「關係」?我們在前兩期討論了與神的關係、與家鄉支持系統的關係,但「同路人」是否真有必要?使團助理總主任溫遜皿根據他多年的事奉經驗,說明結伴同行的三個好理由。加入使團本身就是一種新關係的建立,太陽花將娓娓道出一個宣教新兵融入團隊的心路歷程。和日本牧師配搭又是什麼滋味呢?來自新加坡的載華將分享他在跨文化配搭關係中的所感所思。

結伴同行宣教路的三個理由

「我們基於共同的目標和相互尊重來強化彼此的夥伴關係」,這是最近一期《OMF團訊》(Fellowship Update)中的聲明。這篇在使團內部傳閱的文章,談到要針對二十一世紀打造一個新的使團,文章內容強調夥伴關係是至要關鍵。但是⋯⋯為何要強調夥伴關係?

那些日本夥伴教我的事

記得當年離開新加坡時,心中最掙扎、最放不下的就是差派我的母會。我從教會開拓時期就參與其中,後來加入全職同工團隊,幾年後被差往宣教禾場。那時我感覺好像要失去跟所有親愛弟兄姊妹的關係。現在我進入禾場服事已經十三年了。回首過往,我不僅未失去與母會的連結,更在日本獲得了數間我可以稱之為「家」的教會。

我也曾想作個獨行俠

初黎「報到」 (廣東語,意思是「初來甫到」) 這次回來述職時,曾在一個群體中分享到自己在第一期四年的服侍裡分別經歷了三次很大的轉變、在4個不同的國家生活服侍過。其中一位姊妹在聽完分享後,回應說,原來加入差會真的很重要,因為在這許多轉變中,可以有差會的夥伴們一同尋求方向並共享資源。

友誼的祝福

每次別人問我在工場做了甚麼,我的回答總歸一句話就是:「不是我祝福了他們甚麼,而是我被他們祝福」。我和華安的友誼就是個例子。

歐洲的戰事

2022年2月24日清晨,集結在白俄羅斯和烏克蘭邊界的俄國軍隊向烏克蘭進攻,要使烏克蘭去軍事化和去納粹化,為1945年以來歐洲本土的第一場侵略戰爭揭開序幕。過去歐洲人民已習於和平:鐵幕1和平地落下,蘇聯和平地解體,五十年來亞洲、加勒比海、非洲、阿拉伯等地區的民族和平地移居歐洲,也有許多歐洲民族和平地往歐洲西部遷移。

最好的禮物

記得第一次聽到父母為了回應宣教呼召而放棄當時高薪的工作,去到鳥不生蛋的禾場的決定時,我簡直太驚訝了!因為這和我聽到的成功故事都不一樣。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竟甘願放棄看得見的利益,追求看不見的上帝?

樂來越愛祂

在越南多姿多彩的文化裡,交織著許多音符。越南人向來透過歌曲與音樂表達個人情感,因此匯集了許多有關人生、愛情、困苦、戰爭、自由及歡樂的曲目。越南的音樂雖然曾被不同文化影響,1 卻始終能保存其民族特色。

戴德生傳—從電影到宣教門訓浪潮

一百九十年前,在英國約克郡一個小鎮巴恩斯利,住了年輕的戴雅各夫婦,他們在熱鬧的市集開藥房,並定期到約克郡鄉下傳道。他們讀了幾本關於中國的書,對中國人的福音需要產生了負擔,一起在禱告中許願,主若賜他們一個兒子,他們願將之獻上。神果然賜他們長子德生。

Did You Know? 你知道嗎? 泰國教會如何參與大使命

數週前,我以「你知道嗎?」為題,在一間教會的小組分享。我們提出各種謎題,例如:「你知道KitKat巧克力中間夾甚麼嗎?」「你知道當人躺在枕頭上平均多久會入睡嗎?」等等。每個人似乎都很玩得很開心,即使這些謎題幾乎100%沒人答得出來。

泰式豬肉沙律

這道美味的東北泰菜,烹調容易。不只色香味俱全,更充滿泰國菜經典的甜酸鹹辣。泰式辣肉的味道甚受歡迎,現時已有此味道的薯片和其他小食上市。

三股繩子不易折斷

每當提到差傳鐵三角,總會以教會、差會和宣教士為主角,可是這鐵三角也不是牢不可破,其中也有弱點;特別在關係上,

我兒,你要將心歸我

從小我在傳統民間信仰的農村家庭長大,後來在基督教學校認識主並受洗,因害怕父母生氣,當了四年秘密的基督徒。直到一個特殊的時刻,我母親跟我在一間教堂裡做禮拜,那天碰巧是聖餐主日。當我還在矛盾糾結如何逃過母親的眼目時,似乎聽到祂的提醒

情誼歷久一樣濃?

在各樣的故舊關係中,友誼可能是最不自然的一種。父母和家人的關係是一種天倫的羈絆;和差派教會的牧長之間,則有責任與義務為基調,讓關係持續發展。那麼,教會弟兄姊妹呢?是友情歷久一樣濃,或是感嘆人走茶涼? 本刊編輯邀請了兩位宣教士來談談對家鄉肢體的感想,也幫助我們反思自己的角色。(因為受訪者掏心掏肺分享,為避免流彈誤傷友軍,請容許我們以代名呈現訪談內容。)

疫情下的機智助人生活

幫助人而不讓他們因獲得幫助而感到糟糕,是一門藝術。 ~美國作家 瑪格麗特.瑞克(Margaret Renkl) 在珍珠家園服事的這十二年,我深刻體會到這句話。助人者要留意受助者的感受,讓她們覺得是有尊嚴的。

是的,我們還無法出國,但我們確實出發了!

「籃球等我們去日本再買唷!」「書桌等我們去了日本再買唷!」我們和孩子之間常有類似的對話。因為不能確定出發日期,所以像這樣需要考慮「要不要」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此刻,每次曬衣服的時候,看著手中新買的衣架都還是覺得:「買得還真好!哈哈!」

我是誰?

「你是華人還是馬來人?」「哇,你英文怎麼這麼好?」「你讀寄宿學校,你父母一定很有錢,對吧?」結交新朋友時,我常會被問到這些問題。而我的回答常把他們弄得更混亂,因而詢問更多問題。

提摩太—承接巨任

年少有為 使徒行傳十六1-3 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們都稱讚他。保羅有意要他一同出去。(徒十六2) 保羅剛展開第二次宣教旅程就和巴拿巴分手,需要重組他的宣教團隊。他來到路司得,在教會遇到一個出色的青年領袖,提摩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