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語——一百期紀念號

「一百」在中國內地會/海外基督使團的歷史中,蘊藏特別的意義。 1887年戴德生呼籲衆弟兄姊妹為中國禱告,求主興起一百位宣教士,把福音傳到中國內地,神應允了禱告。1929年,內地會總主任何斯德,寫信給衆教會,求主賜一百位弟兄,到中國最偏遠的山區鄉鎮,把福音傳到未竟之地。1965年,是內地會一百週年,主題是「讓宣教的靈火繼續燃點」。

古老福音仍需新酒袋

既要忠實地分享福音,又要適應所處的時代和環境,這是宣教機構經常面對的挑戰。我們需要清晰的思路、以福音為主的優先次序,以及積極主動的領導才能回應這些挑戰。因此使團提出幾個問題,思考在未來幾年要成為什麼樣的宣教機構,以使我們仍能忠於福音、多結果子。

化苦難為萬民的祝福——東亞創啟地區本土化宣教浪潮

今天當我們觀看上帝在全世界的宣教工作,不得不注目上帝在這個時代做的一件新事——從創啓地區興起本土化宣教浪潮。原本創啓地區是需要接受宣教士的禾場,如今也開始差派宣教士了!在東亞,一些看似在苦難中的教會正逐漸成為祝福萬族萬民的宣教力量。

羣青聚智利

MOVIDA是拉丁美洲一個跨宗派基督教機構,每四年舉辦一次名為CIMA的國際宣教大會。MOVIDA致力推動年輕人運用恩賜、才幹服事教會及參與全球宣教事工。

搶救貧窮大作戰

在多年前認識慧玲,那時她三十歲出頭,住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貧民區,丈夫從事低收入的行業,她則留在家中照顧六個年幼子女。我去探訪她的時候,她的態度相當開放,無所不談,也願意跟我查經討論信仰問題。 [...]

回首百期, 心繫萬民

「文字跨越時空,影響人生命的取向,帶出長遠的轉變。有人笑說文字好比定時炸彈,在哪兒、那刻被引爆,無人知曉,後果卻不可低估。」時任《萬族萬民》主編的馮鄭珍妮醫生曾如此評述文字工作的重要性。[1]

憶——懵懂迎向挑戰的我

那是上個世紀的八〇年代末,在某主日教會詩班練習前,從美國來台灣多年的女低音魏玲娜姊妹問我願不願意協助海外基督使團編刊物,[1]正缺一個人手。那時我在報社作編輯,上班時間大約是下午五點……。長話短說,我正式接下這個刊物主編兼英文秘書的工作,半年後結婚,過幾個月又辭去報社工作,接著被校園團契佳音雜誌找去作編輯。對,當時為甚麼做兩份兼差的編輯呢?事已久遠不可考。

即使疑惑, 仍然慶幸:我是這樣的我

我的名字叫號角,來自香港,三歲的時候移居中國內地,並在那裡生活了五年,就讀當地的學校和國際學校(那裡是我學習英語的地方)。之後我回到香港兩年,在那裡我繼續在另一所國際學校上學。父母的述職結束後,我又去了印度的一所國際寄宿學校繼續唸書。儘管聖誕節和暑假期間會回家,但大多數時間待在印度。我在印度學習了六年,然後移居英國,完成了我高中最後兩年的學業。目前我正在渡過一年的空檔年,之後將進入大學,主修建築。

亞居拉、百基拉——織帳棚者

使徒行傳十八14, 18-19;羅馬書十六3-5 「織帳棚者」常被引用為帶職宣教士的代名詞,其出處是使徒行傳十八章3節。但我們常稱保羅為織帳棚者,卻忘記了他的同工:亞居拉、百基拉。這對夫婦為了保羅的性命,置生死於度外,不但保羅感激他們,連外族的眾教會也感激他們。(羅十六4) 他們究竟作了些甚麼,配受保羅如此讚賞呢?

迫不及待上大學了!

大家好,我是藝民。我應該是全國最快樂的青年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高考分數己經發佈,我考上了一所在中部的重點大學,真是喜出望外!

職能治療師的意外旅程

常有人問我:「你怎麼會到亞洲來?」最簡短的回答就是:「神帶我來的!」我陪一位朋 友去參加一場宣教聚會,參觀不同機構的展覽攤位時,不經意地與使團代表聊到東南亞 需要醫護人員,自此神在我心裡動工,接著又為我開路賜下意外良機。

韓式冷麵

冷麵(Naengmyeon,냉면)是一道傳統韓食,以蕎麥麵製成並佐以冷高湯。冷麵原是來自朝鮮的一道風味佳肴,在平壤和咸興尤其聞名,但自韓戰以後,就盛行於韓國全境了。

99期卷首語

時序雖已進入春天,但庚子年的低壓不減反增。中國教會的嚴冬仍舊持續著,新冠肺炎的風暴又席捲全球,無論是前線的事工,或是後方的差傳教會,同感莫大衝擊。 在這肉眼無法辨識的微小病毒身上,我們能學到什麼呢?

你的「工作」就是你的「侍奉」

如果你關注宣教趨勢,你很可能已聽過「營商事工」(Business as Mission)。使團內部更細分為兩個詞彙:跨文化職場宣教(Marketplace Ministry)和營商宣教(Missional [...]

從職場領人歸主

「你既全職工作,又何來時間事奉?」 這問題其實不無道理。朝九晚五(應該說是朝九晚九)地工作,不被工作淹沒已經很難了,還有可能在職場服侍嗎? [...]

營商宣教處處去

序言 營商宣教(Business as Mission, BAM)在 1980-90年代許多宣教會議中還是邊緣議題,目前卻已成為全球的熱門課題。當今環境瞬息萬變,教會、機構、神學院或培訓單位都在重新構想或重新佈局,營商宣教扮演了重要角色。新一代基督徒也正在職場中興起,以新的方式從事宣教。還有人從聖經角度反思此策略的實踐和宣教面,包括對「上帝的宣教」(Missio [...]

又逢庚子年

新年初始,全球即飽受天災疫病的衝擊,懷疑和恐懼四處蔓延。按照中國傳統的干支紀年,2020年是庚子年。兩個甲子之前,在中國的宣教士和基督徒也渡過了一個充滿煎熬的庚子年。時空雖然相異,信心的試煉卻是相似。透過前人堅忍的見證,或許我們更能認清神不變的信實,激勵我們剛強壯膽、邁步前行。

向老家好好說聲再見

「媽媽,哪裡是我們的家?」 「爸爸媽媽住的地方就是你們的家。」 兩個孩子從小隨著約瑟和我各地遷徙,有些問題他們很難回答,例如許多人問他們是哪裡人。因此我們鼓勵他們把答案分為兩個:我在哪裡 出生,以及我和爸爸媽媽現在住在哪裡。 [...]

穿越怒海狂濤,看見愛我的主

記得四歲那年,我夢見自己快被淹死了。突然,耶穌出現了(祂當時是一個二維卡通人物,穿著白色外套和紅色腰帶),奇蹟地將我從水中救了出來。雖然這夢很幼稚,但我相信這是關於「祂是誰」的準確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