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卷首語

新冠疫情無疑是這兩年最大的災難:無數生命失去,人們被迫關在家裡,社會與經濟幾乎陷入停擺。世界要因此毀滅了嗎?事實似乎相反,人類習慣的生活方式可能會被摧毀,但「世界」卻能變得更好,有部紀錄片就捕捉到:日本奈良的鹿群不再仰賴遊客給予的仙貝,回歸自然的草食生活,毛色反而更亮麗;海灘沒了擁擠的人群,海龜媽媽終於能安心產卵……。

關愛受造世界——人民與土地——是我們的使命

使團對關愛受造世界的定義是:「為了神的緣故,人類有責任成為地球及其上各種 生命的好管家。」我們相信「地和其中所充滿的,世界和住在其間的,都屬耶和華」(詩二十四1);我們被呼召來修理看守地球(創二15);教會作為上帝救贖的社群,有責任關愛受造世界,以彰顯祂的國度;若不關心他們與我們所賴以為生的土地和生態,我們也無法真實地愛我們的鄰舍。我們需要同時關愛人民與土地。

你我住在同一星球     

不是因為天氣晴朗才做環保 回收分類 讓海龜不再流淚 節能減碳記得隨手關電源 北極熊 才會 有笑臉 還有食物不浪費 別忘了 我們的地球多珍貴 -理想混蛋樂團,〈不是因為天氣晴朗才做環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vyGVn5j5cU   [...]

如果連大壞蛋掃羅也能蒙恩……

凱特身型健碩,說話大聲,向來喜歡嘲笑﹅操弄人。根據我服事弱勢婦女九年的經驗,她是最典型的欺凌者。她在海星中心與人爭吵了多次,甚至打架。職員也怕了她,因而多次禁止她參與中心的活動。

宣教士的搬家哲學

來到工場的許多年,我都一直住在學校宿舍,住在學校的好處就是與學生相處的時間多,可以深入帶領。但是上班和住宿都在都在學校裡,好像與大山當地的世界脫節了。於是,2015 年在5S 家族的邀請下,我和他們家一起搬去了城外的農場。

平凡的勇敢

我是巧喬,自有記憶以來便居住在T地,一直到我十四歲的時候,一家人才到香港生活。 [...]

呂底亞──尊貴的無名氏

使徒行傳 十六9-15、40 腓立比是保羅回應馬其頓異象,進入歐洲傳福音的第一站,而按路加的記錄,呂底亞是歐洲地區第一個回應福音、進入神家的外邦人。

Halo-Halo的啟迪

Halo-Halo 意思是「撈埋一堆」(大混合) ,這是菲律賓著名的甜品,五顏六色,十分漂亮,代表著菲律賓有著很多豐富的文化和歷史的財產。神賦與菲律賓人很多獨特的色彩。有時我們叫兩個女兒「Halo-Halo」,因為她們是中美混血兒,而我們女婿更複雜,他混有黑人,美國印第安人和菲律賓人的血統。這是我們的孫女Evangeline,在她身上共有五種血統,结合得天衣無縫。

102期 卷首語

教會、社會、受造世界是這三期的主題,101期初探宣教士如何建造教會,102期將帶您 [...]

憐恤,讓我們翻越創啟高牆

近年,筆者與當地同工學習「整全宣教」 ((Integral Mission)。我們從聖經、歷史、案例和實踐,多維度解讀「整全宣教」的當代意義,且走出教會接觸社區鄰舍。在社區裡我們遇到低收入家庭、獨居老人、失親兒、外勞和身心障礙者等等。 社區居民容易忽略、遺忘,甚至犧牲這群弱勢群體。教會作為神的見證人,我們願意為弱勢群體送上涼水;可是教會在創啟地區不容許公開參與社區事務,如何實踐整全宣教?

三位馬利亞

埃及的馬利亞:上帝關心嗎? 小馬利亞(米利暗) 看著母親約基別親吻懷中小小摩西稚嫩的臉頰,昨晚聽母親說埃及法老下令屠殺以色列的男嬰。暗夜中,母親用石漆和石油塗抹蒲草箱內外,刺鼻的味道充斥屋子,也把小馬利亞的眼睛和鼻子薰痛了。她擦拭眼淚,在微弱閃爍的燈火下,小馬利亞看見母親的眼眶裡也盈滿了淚水。

恩典農場

我與恩典農場開始接觸,緣起於八年前。當時我經營一家小型顧問公司,專門扶植商業經營和會計。那段時間,公司服務的對象主要是東南亞某國的地方小型企業,協助他們經商,並輔導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給顧客。儘管這是個令人興奮的事業,但客戶量遠不如預期,而且我們所在之地是一個較貧窮的地區,所以無法以提高收費來彌補客戶量的不足,因此在員工薪資和營運開支上時常捉襟見肘。

乘著輪椅去宣教

年輕的時候,我就對跨文化宣教工作有負擔,特別敬佩那些不辭勞苦從歐美來台、披荊斬棘的宣教士。我很盼望有朝一日可以加入他們的行列。但因行動不方便的緣故,我不敢貿然展開長期的宣教工作。

信服神, 每一日的選擇

回首生命歷程,很難猜到神會領我到今日之處,因為許多重大決定都曾一度被我否決。然而當我把主權交出,順服神的旨意,就開始看到神在動工,即便後知後覺。 在香港轉換工作之際,因為我過去的老師擔任使團某地區分部的第三文化孩子(Third Culture Kids)協調專員,便透過父母詢問我是否願意接任泰國使團寄宿家庭的助理職位。我最初的反應是拒絕,原因是它聽起來像是份短期工作,並非事業大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