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羅勒 Pad Ka-Prao

初到泰國,第一道令我感覺口味異常、難以接受,但後來卻成為畢生所好的,便是炒羅勒。泰國羅勒全名為「泰國聖羅勒」(Thai Holy Basil),炒煮時氣味芳香濃郁、提神醒腦。初嘗時可能不太習慣那香氣,但日久生愛,念念不忘。

拆毀敵意的牆

阿平原本在中國一間規模龐大的國營企業擔任部門主管。因為女友菊詩在2014年初去了非洲國家肯尼亞的首都內羅畢工作,不願相隔兩地的他唯有辭去穩定的工作,於第二年的八月來到內羅畢和她相聚。他們二人都參加了在我家舉行的雙語查經班,同肯尼亞和非洲其他國籍的弟兄姊妹一起研讀聖經。

空檔年的收穫

我幼年時曾在一個亞洲國家山區住過一段時間。去年夏天完成高中課程後,我決定利用上大學前的空檔年回去當年的山區做義工。現在看來,若我當時選擇留在歐洲,很可能已找到兼職並安頓下來了。不過,回頭看那地六個月的經歷,無論拿甚麼來換、甚至安穩的未來,我也絕不願意。

新起步 新喜樂

但在這兩年當中,我們常陷入理性與感性的掙扎:是否應該在台灣退休?這聽起來非常吸引人!有許多台灣朋友和同工鼓勵我們留下來。我們很享受服侍的果效,也有許多朋友,並且在我們病痛漸增時,就越發感謝台灣一流的健保制度。

請為使團和工人代禱

禱告就是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我們頌讚神創造萬有又托住萬有,我們悔改認罪,並感謝從耶穌基督所領受的一切,我們祈求祂使我們聖靈充滿。

老歌新韻燃薪火

<承擔未竟使命>(Facing A Task Unfinished)這首聖歌經典,原由中國内地會宣教士華福蘭(Frank Houghton)在中國教會遭受逼迫期間所寫。當1929年時,主把一個異象放在内地會領袖們的心中,要見到兩百名宣教新丁將基督之光帶進這片黑暗,縱以生命為代價亦在所不辭。

取捨

「我到底在這裡做甚麼?」許多次當我們這般無奈自問,或許其實是在疑惑「應該要做甚麼」。沮喪到了某個程度,就會萌生「回家」的念頭。然而細想之下,何處是「家」,一時半刻恐怕還答不上來。

聽道而行道

每當見到師生一同過著肢體生活,見到大家聽道而行道,見到神學融入生活,我們就大得激勵。我們向學生以身作則,裝備他們神學知識,在肢體間活出信仰。當學生畢業後,就由他們把這活的真理帶給信主及不信主的群體。

宣教的未來

當談到未來時,謙卑是必要的。同時還可以採納約翰·奈思比(John Naisbitt)的建議:「預測未來最可靠的方法就是瞭解現在。」無論未來如何,有幾件事似已勾勒出未來宣教工作之內容與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