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明白真道

亞他馬諾布族(Ata Manobo)居住在南菲律賓群島北部的達沃(Davao del Norte)山區。他們相信許多神祇,屬於泛靈論者,政治上則是自治體系,經濟上是以山田燒墾的農業為生。過往因為識字率低,以致在與平原地區商人交易時,常遭到欺騙和損失。

0

她有選擇餘地嗎?

「救命!我懷孕了!」 我還未來得及説「哈囉」,阿娜已將這句話衝口説出! 我腦袋飛快努力地尋找用哈薩克語説一句適切的恭賀語,無奈始終沒有機會開口。電話那端,阿娜泣不成聲。   她是何時開始懷孕的呢?

0

血祭與草莓芬達

前陣子正好讀到一篇文章,標題是「在泰國,草莓芬達取代了血祭」。 (https://www.pri.org/stories/2017-04-06/thailand-blood-sacrifice-out-strawberry-fanta) 多數泰國家庭都設有一座神龕,用來祭拜祖先的亡靈,以求保護個人財物。他們會用許多水果、甜食、米飯、椰子來祭拜,其中最特別的是草莓口味的芬達。 [...]

0

他人的目光

  雙目低垂,雙唇緊鎖,我木然地站著。在每個人期待我開口的目光下,我卻感到唇乾舌焦,嘴裡像填滿了沙漠的熱沙。 我己經十二歲,按理不應怕羞、不敢向新同學自我介紹,但面對四十張好奇的臉孔,巨大的壓迫感仍令我雙膝顫抖不停。不是因為要用普通話而非維吾爾族母語發言,也非因我是班上唯一的新生,而是因為我看起來與其他同學不一樣,我還未開口便先遭受一番評頭品足。

0

失去與得著

瑪佳麗特   「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六10) 相信每個人的回憶中,都有特別的一年,這一年可能發生了一些很美好或很傷心的事情,亦可能經歷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對我來說,去年就是這特別的一年,回想我所經歷的,其實是神對我和家人彰顯恩典和愛一一看似有失,卻是有所得。我會用四個具體事件去闡述,表面上我有損失,卻是得著。

0

只為祂的榮耀

艾保羅   在外頭工作了漫長的一天後,本該在一個多小時前就有司機來接我;然而現在我卻在炎熱的午後驕陽下穿著工作靴、攜帶所有裝備走兩公里路回公司,滿腦子盡是待會兒跟司機說話的畫面。

0

禱行印記

黃艾菁 宣教的過程,就如許多人所形容的,是一場接一場的屬靈爭戰。多年來,使團工人無論前線、後方均「戰役」不斷。無論是「先鋒隊」,還是「後勤部」,大夥兒最重要的武器,就是禱告――把需要告訴神,我們的大元帥。

0

禱告與宣教

亦文  禱告永不落空。 It is no vain thing to pray. ――戴德生Hudson Taylor   所有的屬靈故事都可以追溯到一個禱告的源頭。 內地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65年,戴德生用十英鎊加上神所有的應許在倫敦開設帳戶;內地會的歷史也可以追溯到1832年戴德生出生前,他的父母為頭生子所獻上的禱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