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Articles

多中心世界的宣教夥伴關係

馮浩鎏 Patrick & Jennie Fung 1989年加入使團 使團國際總主任   活在多中心世界 過去一百年宣教圖景已經產生巨大變化。今天我們在這個多中心世界可輕易接觸到來自各大洲、東南西北、不同背景的弟兄姊妹。宣教棒子不僅從西方世界傳遞到主體世界的教會,上帝也正在賜下更多人手。 (more…)

事奉的滿足與喜樂

小鴿子 在創啟地區服侍穆民群體 1996年加入使團 每個願意走上工場的工人,都是回應主的呼召,要過討主喜悅的人生。過程中當然有艱辛流淚的日子,但若細心回想,快樂滿足的日子更多。 (more…)

越南印象

儒家理想國 學習越南語的人中,以漢語為母語的有福了,因為越南語約七成左右的詞彙來自漢語。 譬如表達謝意的片語 「cảm ơn」(c讀k聲),漢語直譯便是「感恩」,可能源自儒家文化中「禮尚往來」的概念——受人恩惠理當銘感於心,以期來日報還。儒家文化對這個民族的影響處處可見。 (more…)

完美時機

距離目的地還有三小時車程,長途汽車猛然停下,偏離原定路線,駛向大路旁的一個小鎮,最後在一間醫院的停車場熄了火。司機慌亂中回頭向我們解釋,他剛接到家人短訊告知:他的哥哥剛被送到這間醫院。司機一邊奔往急診室,一邊回頭喊著說馬上便回來。 (more…)

殺豬過年

小山 2015年加入使團 每年到了初冬,就接近本地少數民族的新年。和本地的主要族群一樣,這裡的過年也是全家團聚的節慶,打工的遊子大多回鄉過年,所以到了這個時候,縣城街上就會出現人潮。他們多半是從外地回來的,難得回鄉一趟,通常會在縣城裡和朋友聚聚、喝酒、吃飯、唱歌,耍好幾天才真正回鄉下過年。(註:本地人說「耍」,就是「玩」的意思。) (more…)

跨越內心的疑惑

雪玉 三歲時隨父母到泰國宣教,在工場成長 這是她的受洗見證 生於基督徒家庭,你自然而然身處非常「基督教」的環境(沒有更貼切的形容)。自小我便學習聖經故事、入讀基督教學校,雖然年幼,但我比學校老師更通曉聖經,我還記得怎樣糾正英文老師關於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故事,那可是我最喜歡的聖經故事,她怎麼可能講得過我! (more…)

勿忘初衷

道地 2011年加入使團 現在東南亞服侍穆民群體 其實我少年時代從沒認真想過當宣教士。中學時期的夢想是當一名太空人,無奈數理成績不好,我的太空夢碎。可我的想法還是古靈精怪的,覺得去美國太空總署(NASA)做清潔打掃的工作也好啊! (more…)

與本土教會及機構合作

史安迪 Andy Smith 1989年加入使團 現任國際福音事工主任 保羅對他所處的時代影響甚鉅。我們可以想像他周遊羅馬帝國傳講耶穌,但如果我們認為他是單槍匹馬,那可就錯了。保羅喜歡團隊事奉,少有單獨行動。每當有同工返回他身邊,他總是歡喜快樂。 (more…)

蒙福多於祝福

明 來自香港 參加「服侍亞洲」(Serve Asia)宣教學徒計畫 無價之禮 在H城外某少數民族的村落裡行走禱告時,我們遇上村婦金娣,便問:「願意讓我們為你祈禱嗎?」。 (more…)


( ! )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ninja_forms_return_echo() in /mnt/volume_lon1_01/chineseeam.omf.org/wp-content/plugins/ninja-forms-modal/includes/shortcodes.php on line 46
Call Stack
#TimeMemoryFunctionLocation
10.25974617896newrelic_exception_handler ( ).../UNKNOWN?:0
( ! )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ninja_forms_return_echo() in /mnt/volume_lon1_01/chineseeam.omf.org/wp-content/plugins/ninja-forms-modal/includes/shortcodes.php on line 46
Call Stack
#TimeMemoryFunctionLocation
10.0001437176{main}( ).../index.php:0
20.0001437464require( '/home/forge/chineseeam.omf.org/wp-blog-header.php' ).../index.php:17
30.07944413376require_once( '/home/forge/chineseeam.omf.org/wp-includes/template-loader.php' ).../wp-blog-header.php:19
40.08104414712include( '/mnt/volume_lon1_01/chineseeam.omf.org/wp-content/themes/theprint/index.php' ).../template-loader.php:77
50.25754599024get_footer( ).../index.php:215
60.25754599400locate_template( ).../general-template.php:76
70.25764599496load_template( ).../template.php:653
80.25764599768require_once( '/mnt/volume_lon1_01/chineseeam.omf.org/wp-content/themes/theprint/footer.php' ).../template.php:704
90.25894599880wp_footer( ).../footer.php:143
100.25894599880do_action( ).../general-template.php:2684
110.25894600272WP_Hook->do_action( ).../plugin.php:465
120.25904600272WP_Hook->apply_filters( ).../class-wp-hook.php:310
130.25944601376ninja_forms_modal_output_modal( ).../class-wp-hook.php: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