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期卷首語

99期卷首語

時序雖已進入春天,但庚子年的低壓不減反增。中國教會的嚴冬仍舊持續著,新冠肺炎的風暴又席捲全球,無論是前線的事工,或是後方的差傳教會,同感莫大衝擊。 在這肉眼無法辨識的微小病毒身上,我們能學到什麼呢?

你的「工作」就是你的「侍奉」

你的「工作」就是你的「侍奉」

如果你關注宣教趨勢,你很可能已聽過「營商事工」(Business as Mission)。使團內部更細分為兩個詞彙:跨文化職場宣教(Marketplace Ministry)和營商宣教(Missional Business)。我們見到許多重點地區有著大量機會,基督徒可以藉著從商或帶職進入那些地區見證神。或許你有朋友在亞洲國家當老師或醫護人員,但不只這些管道,商業領域的各行各業也充滿各種讓蒙召的專業人才可以把握的機會。我們稱這些機會為「跨文化職場宣教」。

從職場領人歸主

從職場領人歸主

「你既全職工作,又何來時間事奉?」 這問題其實不無道理。朝九晚五(應該說是朝九晚九)地工作,不被工作淹沒已經很難了,還有可能在職場服侍嗎? 阿里巴巴創始人兼前總裁馬雲,曾形容「996現象」(每天九至九,六天工作制)為對工人的一種「祝福」[1]。不過,對於身處其中者這真的是祝福嗎?有趣的是,一些來自三線城市的年輕專業人士,因為家鄉發展前景黯淡,所以他們依然寧願在「疲憊、孤獨、和高物價」的都市生活[2]——可能這正反映他們是何等的絕望。但是,他們工作的「漫長和艱辛」實在是無庸置疑的[3]。 言歸正傳,環境如斯,人們又怎會有時間事奉?這真是一個可行的宣教模式嗎?宣教士可以一邊在中國的職場和商場打滾,一邊實踐大使命嗎?

營商宣教處處去

營商宣教處處去

序言 營商宣教(Business as Mission, BAM)在 1980-90年代許多宣教會議中還是邊緣議題,目前卻已成為全球的熱門課題。當今環境瞬息萬變,教會、機構、神學院或培訓單位都在重新構想或重新佈局,營商宣教扮演了重要角色。新一代基督徒也正在職場中興起,以新的方式從事宣教。還有人從聖經角度反思此策略的實踐和宣教面,包括對「上帝的宣教」(Missio Dei)的新觀點—從以教會為中心的宣教,轉變為以宣教為中心的教會。

又逢庚子年

又逢庚子年

新年初始,全球即飽受天災疫病的衝擊,懷疑和恐懼四處蔓延。按照中國傳統的干支紀年,2020年是庚子年。兩個甲子之前,在中國的宣教士和基督徒也渡過了一個充滿煎熬的庚子年。時空雖然相異,信心的試煉卻是相似。透過前人堅忍的見證,或許我們更能認清神不變的信實,激勵我們剛強壯膽、邁步前行。

向老家好好說聲再見

向老家好好說聲再見

「媽媽,哪裡是我們的家?」 「爸爸媽媽住的地方就是你們的家。」 兩個孩子從小隨著約瑟和我各地遷徙,有些問題他們很難回答,例如許多人問他們是哪裡人。因此我們鼓勵他們把答案分為兩個:我在哪裡 出生,以及我和爸爸媽媽現在住在哪裡。 2017年底參加父母五十周年金婚慶祝典禮時,我為著八十幾歲的父母身心健康,能夠獨立生活深深感謝神。心裡還期待著2019年返國述職時,能有更多時間陪陪兩位老人家,讓他們的生活更安心舒適。 2018年我們安排了一次家庭旅遊,邀父母同行,旅途中當媽媽告訴我他們準備把房子賣了,搬到老人公寓住時,我嚇了一大跳。

穿越怒海狂濤,看見愛我的主

穿越怒海狂濤,看見愛我的主

記得四歲那年,我夢見自己快被淹死了。突然,耶穌出現了(祂當時是一個二維卡通人物,穿著白色外套和紅色腰帶),奇蹟地將我從水中救了出來。雖然這夢很幼稚,但我相信這是關於「祂是誰」的準確描述。

口罩富翁

口罩富翁

日本校園團契(KGK)的全國同工營和全國福音傳道訓練營都緊急發出停辦通知!當時周圍的同工跟學生們尚覺事態不致於嚴重到要停辦吧,而紛紛表示驚訝惋惜跟措手不及。但等到預計舉行營隊當週,北海道、東京等地區接連爆發感染確診者,以致於北海道道長、安倍總理陸續發佈高中小學停課要求,並要求全國人民「自肅」—減少外出、停止不必要的聚集、文藝及運動等活動比賽中止或延期、必要的聚集務必縮減至最小規模等。同工們紛紛為停辦的決定感恩。

蕎麥梗上的新娘

蕎麥梗上的新娘

Q要結婚了!邀請我和W醫生參加。我們為她出嫁而開心,但沒想到這裡的婚禮文化令我們大開眼界!

聖經中的宣教士 彼得—延福外邦

聖經中的宣教士 彼得—延福外邦

神是否只呼召靈命成熟,學識品格出眾的人?而我們只能望塵莫及? 彼得夠資格把福音帶進外邦人中間嗎? 論學歷,他是打魚的小民。 論性格,他是衝動派掌門人。 論靈命,他三次不認主。 但神使用彼得,耶穌說:我要在這磐石上建立我的教會。彼得先是在五旬節開始新約教會,又在哥尼流的家,為第一批外邦信徒施洗。

勞燕分飛

勞燕分飛

我先端詳那年輕的丈夫,又看看他的妻子,想知道他們有否聆聽我 的勸告?他們會堅決離婚嗎? 「你們結婚大概還不超過二年。努力走下去,別放棄大好芳華。」 我轉過頭,繼續在登記櫃台辦理我的手續,內心疑惑著:我說的話對 排在我後面、面帶惶恐的年輕夫婦是否會起任何作用? 我只是個普普 通通的本地人,估計他們也不會對我的話太認真。

找個導師, 讓你的短宣更立體

找個導師, 讓你的短宣更立體

我在2007年第一次以使團同工身份在泰國接待服侍亞洲(Serve Asia)短宣隊,當時我曾提出以下優先次序,提醒隊員牢記在心: 1. 禱告 2. 人 3. 事工 西方思維常著重「當於何時、在哪裡、做何事」而非「是誰、如何做、為何而做」。但我發現需要在禱告中將我們的觀察、問題和感受向天父傾訴,尤其是置身較不以時間為取向的東方文化時,更顯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