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寄居與大使命

我是第三文化孩子,又是宣子,在宣教工場長大,我越來越明白大使命帶有四個屬靈道理。隨著日子過去,這些道理帶來生命的安慰和挑戰,尤其當我由一個工場搬家到另一個,每處有其獨特的屬靈情況以及文化氛圍。我求神使用這些道理激勵與基督同行的你,無論你身處何地。

型男的航站人生

「你有沒有想過五年後,你會在這份職業上達到什麼成就?」聽到此問題時我停頓了一下,不是因為我沒想過,其實我非常清楚我想從事什麼工作。為了這次面試,昨天我逛遍各商場,到快打烊時才決心買下那雙比我所有衣物的總價還昂貴的皮鞋。我的掙扎是因為,倘若面試失敗,這錢豈不白花了?我從小就有飛行夢,有什麼職業比當空服員更好呢?經過多次的反覆不確定,得到神的確認,我終於確定我想當空服員。

別在我的頭上加光環

馮力殷 父母: 馮浩鎏、 馮鄭珍妮 姐姐: 馮欣寧 出生在宣教士家庭,我有許多獨特的經歷。我並不是說去周遊列國,或者對生命有激進新穎的全球觀點——全球化意味著這些經歷不再獨特——我是指與其他人的相處。太多時候,我發現自己身處奇怪的處境,就是與陌生人交往時,這些陌生人相信他們知道關於我的一切,我的生活,甚至我的未來。

跨越內心的疑惑

生於基督徒家庭,你自然而然身處非常「基督教」的環境(沒有更貼切的形容)。自小我便學習聖經故事、入讀基督教學校,雖然年幼,但我比學校老師更通曉聖經,我還記得怎樣糾正英文老師關於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故事,那可是我最喜歡的聖經故事,她怎麼可能講得過我!

空檔年的收穫

我幼年時曾在一個亞洲國家山區住過一段時間。去年夏天完成高中課程後,我決定利用上大學前的空檔年回去當年的山區做義工。現在看來,若我當時選擇留在歐洲,很可能已找到兼職並安頓下來了。不過,回頭看那地六個月的經歷,無論拿甚麼來換、甚至安穩的未來,我也絕不願意。

皮卡丘在新加坡的日子

聽到媽説我可以向學校請假跟隨她到新加坡好幾周,真的很興奮呢!我已聽過「海外基督使團」這名字很多次,早前陪媽去上 候選宣教士課程時,我和鈴木家的三個小孩交上了朋友,他們的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中國人。這次因為我們的父母都去新加坡參加使團的「迎新課程」,我可以和鈴木家的小朋友在那邊待上一個月!每天見面一起玩,耶!

與眾不同?

現在我偶爾會覺得跟別人不同,因為我正在我的第三個亞洲國家服事!我還在學習如何適當地表達問候、回應和建立關係,這些都不容易。但我同時也感到獨特,因為上帝給我第三文化子女(TCK)的身份。我已經學會不論祂呼召我到何處或做何事,都能自在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