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迴路轉宣教路

過去因工作關係長期在外,很久沒有與父母同住。自從父親因意外摔倒,他們的起居都交給了外傭照顧。除了定時回去探望他們,並沒有真正了解他們的需要。父母雖然沒有信主,但從不反對我在信仰上的追求。他們不太明白宣教的意義,還是願意支持我的選擇,並帶著喜悅的心,與家人出席我的差遣禮。可是,我卻沒有為此常常感恩,竟將這一切都看為理所當然。

永不止息的愛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能夠留在菲律賓這麼多年,一定是因為很愛這個國家吧?」老實說,大體上喜歡;有些不太喜歡的,仍在努力學習適應中;有些則無法接受,但無能為力。我們是怎樣長期留在宣教工場的呢?

失去與得著

瑪佳麗特   「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六10) 相信每個人的回憶中,都有特別的一年,這一年可能發生了一些很美好或很傷心的事情,亦可能經歷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對我來說,去年就是這特別的一年,回想我所經歷的,其實是神對我和家人彰顯恩典和愛一一看似有失,卻是有所得。我會用四個具體事件去闡述,表面上我有損失,卻是得著。

跨文化婚禮

梁松英 梁蘇嘉儀 2017年7月加入使團 香港地區執行主任 我家小女兒Janice和來自丹麥的丈夫Mads,在英國萬國宣教學院(All Nations Christian College)認識,今年六月畢業,已加入丹麥莫拉維亞弟兄會差會,稍後會到坦桑尼亞作宣教工作。去年十二月,他們分別在丹麥和香港舉行婚禮和祝福禮,宴請親朋,當中是很有趣的跨文化學習。

勿忘初衷

其實我少年時代從沒認真想過當宣教士。中學時期的夢想是當一名太空人,無奈數理成績不好,我的太空夢碎。可我的想法還是古靈精怪的,覺得去美國太空總署(NASA)做清潔打掃的工作也好啊!

新起步 新喜樂

但在這兩年當中,我們常陷入理性與感性的掙扎:是否應該在台灣退休?這聽起來非常吸引人!有許多台灣朋友和同工鼓勵我們留下來。我們很享受服侍的果效,也有許多朋友,並且在我們病痛漸增時,就越發感謝台灣一流的健保制度。

山城的日子

因著深信神愛我,也為了順服祂,2004年4月我成為山城的長期同工。當吉普車順著蜿蜒的山路上山時,我淚流滿面,耳中迴響著這首詩歌:「天與海皆我所造,我聽見子民怨聲,誰願意去?」我默默對神說,我已聽到祢的呼召並且正在前往祢的子民所在之處,但我不知道可以做甚麼?

出去?留下?

常有人好奇地問我們:「你們是宣教士,為什麼沒有在海外宣教?」 2008年我們領受宣教呼召,離開做了十五年的工作,全家朝著前往創啟地區長宣做準備,並開始申請加入使團。沒想到,神的帶領出乎我們預期──竟是留在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