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一起吃早餐嗎?

「那明天一起吃早餐嗎?大學口那家煎餅,如何?」我在當地的朋友拖鞋哥如此向大家提議。 我雖然開心表示要加入,但內心其實相當疑惑,明天也不是假日,大家今天也聚了這麼久,為什麼還要約吃早餐?

來調整一下

其實每個文化的表達都有它實用的價值,起初不喜歡的事情,了解多了便能接受。

學一門「必修」課

我本來就喜歡簡約,簡樸的生活難不倒我,在緬甸生活,真正讓我覺得比較困難的是,樣樣東西都很容易壞掉。即使你的鄰居說:「我們這兒沒有一樣東西壞了不能修」,但真相往往是「壞了又修、修了又壞」。所以,雨傘傘骨斷了可以修,夾腳拖鞋斷了可以縫,不論什麼家電,壞了通通可以修……,但不保證修好了可以用多久!

血祭與草莓芬達

前陣子正好讀到一篇文章,標題是「在泰國,草莓芬達取代了血祭」。 (https://www.pri.org/stories/2017-04-06/thailand-blood-sacrifice-out-strawberry-fanta) 多數泰國家庭都設有一座神龕,用來祭拜祖先的亡靈,以求保護個人財物。他們會用許多水果、甜食、米飯、椰子來祭拜,其中最特別的是草莓口味的芬達。 [...]

他人的目光

  雙目低垂,雙唇緊鎖,我木然地站著。在每個人期待我開口的目光下,我卻感到唇乾舌焦,嘴裡像填滿了沙漠的熱沙。 我己經十二歲,按理不應怕羞、不敢向新同學自我介紹,但面對四十張好奇的臉孔,巨大的壓迫感仍令我雙膝顫抖不停。不是因為要用普通話而非維吾爾族母語發言,也非因我是班上唯一的新生,而是因為我看起來與其他同學不一樣,我還未開口便先遭受一番評頭品足。

橡膠時間

丹尼和莎莉 雖然這國家並非以出產橡膠為主,但「橡膠式」的生活卻可說是這的常態。所謂「橡膠式」,就是指沒有甚麼是可以肯定的,凡事都有相當大幅度的伸縮性。 上課時間表可以改了再改,到上課當天還是可以改期,甚或取消;就算是上課前或是在上課的時候,改動時間安排亦十常八九;私人約會或是小組聚會的時間,雖然是幾經確定,亦經常會臨時調動或取消,輕者等候一時三刻份屬正常,重者等候一句鐘或者一個半小時亦未可知。

十二單

張雅琍 2013年加入使團 家庭教會/學生事奉 「十二單」是日本傳統上貴族和官家仕女中最正規的服飾,十世紀平安時代開始成為女性的朝服;到了現代仍是皇室女性在即位禮、婚禮、御大禮、祭祀等重要場合的正式禮服。

殺豬過年

每年到了初冬,就接近本地少數民族的新年。和本地的主要族群一樣,這裡的過年也是全家團聚的節慶,打工的遊子大多回鄉過年,所以到了這個時候,縣城街上就會出現人潮。他們多半是從外地回來的,難得回鄉一趟,通常會在縣城裡和朋友聚聚、喝酒、吃飯、唱歌,耍好幾天才真正回鄉下過年。(註:本地人說「耍」,就是「玩」的意思。)

伊斯蘭教入東亞小史

在西方,人們往往不會將伊斯蘭教和東亞(北至蒙古,南至印尼,西止於中國新疆)聯繫起來,但其實在東亞地區住著數以億計的穆民。 東亞人民是海外基督使團的服侍對象,其中也包括穆民。我們去住在他們中間,逐步建立關係並服侍他們。生活在東亞的許多穆民群體,對耶穌所知甚少

熱情的咖啡義工

當我們搬到三笠,正思想如何跟這個社區建立關係,認識更多人,神帶領我們到一所義工中心登記作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