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的行動與教會的存在

教會為宣教而存在,正如火為燃燒而存在。沒有宣教的地方就沒有教會;沒有宣教又沒有教會的地方就沒有信仰。 – 瑞士神學家 布魯諾(Emil Brunner)   沒有教會支持的宣教,和不參與宣教的教會一樣不堪入目。 – 英國宣教士暨神學家 紐畢真(Lesslie Newbigin)   [...]

以神的道建立神的教會

過去四年,我一直在靈風講道(Langham Preaching)擔任東亞區域統籌主任。前不久,收到一位東亞牧者發來訊息:「此時此刻,靈風講道的訓練帶來很大的功效。受訓的牧者能在他們各自的地方講道。過去三個月,因疫情封城,沒有巡迴牧者前來服侍,本地信徒領袖只好包攬一切講道工作。」 [...]

在城市成為教會

童是泰國北部清萊的一位年輕人,是食物評論員和兼職音樂家。童小時家境清苦,母親要他參加教會的週末英文班,好得到免費的食物和照顧,他因此認識耶穌。童十四歲就離開學校開始自食其力。他當過餐館服務生、咖啡師,也跟朋友一起開過餐館卻失敗了。他在酒吧和夜間活動演奏樂器養活自己。他過往常會有幾天或幾周無處可住,也沒錢買食物, 只能依賴收容他的基督徒朋友接待。 [...]

古老福音仍需新酒袋

既要忠實地分享福音,又要適應所處的時代和環境,這是宣教機構經常面對的挑戰。我們需要清晰的思路、以福音為主的優先次序,以及積極主動的領導才能回應這些挑戰。因此使團提出幾個問題,思考在未來幾年要成為什麼樣的宣教機構,以使我們仍能忠於福音、多結果子。

化苦難為萬民的祝福——東亞創啟地區本土化宣教浪潮

今天當我們觀看上帝在全世界的宣教工作,不得不注目上帝在這個時代做的一件新事——從創啓地區興起本土化宣教浪潮。原本創啓地區是需要接受宣教士的禾場,如今也開始差派宣教士了!在東亞,一些看似在苦難中的教會正逐漸成為祝福萬族萬民的宣教力量。

羣青聚智利

MOVIDA是拉丁美洲一個跨宗派基督教機構,每四年舉辦一次名為CIMA的國際宣教大會。MOVIDA致力推動年輕人運用恩賜、才幹服事教會及參與全球宣教事工。

你的「工作」就是你的「侍奉」

如果你關注宣教趨勢,你很可能已聽過「營商事工」(Business as Mission)。使團內部更細分為兩個詞彙:跨文化職場宣教(Marketplace Ministry)和營商宣教(Missional [...]

從職場領人歸主

「你既全職工作,又何來時間事奉?」 這問題其實不無道理。朝九晚五(應該說是朝九晚九)地工作,不被工作淹沒已經很難了,還有可能在職場服侍嗎? [...]

營商宣教處處去

序言 營商宣教(Business as Mission, BAM)在 1980-90年代許多宣教會議中還是邊緣議題,目前卻已成為全球的熱門課題。當今環境瞬息萬變,教會、機構、神學院或培訓單位都在重新構想或重新佈局,營商宣教扮演了重要角色。新一代基督徒也正在職場中興起,以新的方式從事宣教。還有人從聖經角度反思此策略的實踐和宣教面,包括對「上帝的宣教」(Missio [...]

接觸全球東亞人

今日全球每一百人當中就有三位是移民。每五位國際移民中,有兩位來自東亞。近幾年國際移民發展甚速,2000年至2017年間,國際移民人數從1億7千3百萬人增加到2億5千8百萬人,增長率為49%,未來二十至三十年內可能會倍增至5億。

異鄉人 不是 異鄉人

從2000年開始,我和太太在傣族人當中服事,他們是泰國北部的少數族裔之一,來自緬甸和中國。我們也接觸到其他族群,這篇文章是想要鼓勵你們主動接觸自己國家和社區裡的陌生人、異鄉客。

創意領域做新事 ——對多變世界的回應

「你們重視人與關係,從你們彼此代禱及為工場禱告中可以看出來。你們靈命深厚、謙卑、又依靠神,從你們的關係甚至肢體語言,看得出僕人領導的風格。當你們一起服侍主時,我們感受到你們的分工及平等,這些都令我們印象深刻。」 [...]

正在發生!超越想像的工作!

在一群資深農業基督徒專家的聚會中,他們提出農牧專業在許多地區仍有很大的需要和服事的契機。透過農業相關技術,一方面可以解決當地經濟的需要,另一方面是能走入當地、與人建立關係的橋樑。 最近有一位傳道人正考慮轉換教會的服事…,我們就一起尋求在台灣服事印尼穆斯林的可能性。她漸漸看見這是神的帶領,過程中她所服事的教會非常支持她,願意成為她的差派教會。

反思: 大使命與大環境

差傳的大環境變幻莫測。許多國家的簽證申請日益艱難,有些甚至禁止傳福音。不變的是從耶穌和使徒所領受的工作原則——耶穌主動走入人群,而非等人來尋找祂。祂的事工包括了上帝國度的教導、滿足身體所需的醫病,並參與趕鬼這類的屬靈爭戰;可謂結合話語、神蹟與行動的事工。耶穌訓練十二門徒複製自己的見證,並教導他們繼續複製下去。

奮力起飛,完美落地

因為經上記著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一16) 1978年讀神學的時候,我已經決定要成為海外基督使團的宣教士。原因很簡單,就是被戴德生的傳記所影響。一位外國人竟能愛中國人如此深切,作為中國人,怎能不為自己同胞的救恩而擔憂呢? [...]

珍珠家園的故事—抹大拉的馬利亞們

大陸婦女來台灣結婚,早在二十年前就是普遍的社會現象,這個人口結構的改變也出現在萬華的茶室、KTV裡。社會新聞把這些婦女稱為「伊拉客」,估計在萬華就有兩千名。小玉的故事可說是其中一個縮影。

禱行印記

黃艾菁 宣教的過程,就如許多人所形容的,是一場接一場的屬靈爭戰。多年來,使團工人無論前線、後方均「戰役」不斷。無論是「先鋒隊」,還是「後勤部」,大夥兒最重要的武器,就是禱告――把需要告訴神,我們的大元帥。

禱告與宣教

亦文  禱告永不落空。 It is no vain thing to pray. ――戴德生Hudson Taylor   所有的屬靈故事都可以追溯到一個禱告的源頭。 內地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65年,戴德生用十英鎊加上神所有的應許在倫敦開設帳戶;內地會的歷史也可以追溯到1832年戴德生出生前,他的父母為頭生子所獻上的禱告…… [...]

page 1 of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