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領域做新事 ——對多變世界的回應

「你們重視人與關係,從你們彼此代禱及為工場禱告中可以看出來。你們靈命深厚、謙卑、又依靠神,從你們的關係甚至肢體語言,看得出僕人領導的風格。當你們一起服侍主時,我們感受到你們的分工及平等,這些都令我們印象深刻。」 [...]

正在發生!超越想像的工作!

在一群資深農業基督徒專家的聚會中,他們提出農牧專業在許多地區仍有很大的需要和服事的契機。透過農業相關技術,一方面可以解決當地經濟的需要,另一方面是能走入當地、與人建立關係的橋樑。 最近有一位傳道人正考慮轉換教會的服事…,我們就一起尋求在台灣服事印尼穆斯林的可能性。她漸漸看見這是神的帶領,過程中她所服事的教會非常支持她,願意成為她的差派教會。

反思: 大使命與大環境

差傳的大環境變幻莫測。許多國家的簽證申請日益艱難,有些甚至禁止傳福音。不變的是從耶穌和使徒所領受的工作原則——耶穌主動走入人群,而非等人來尋找祂。祂的事工包括了上帝國度的教導、滿足身體所需的醫病,並參與趕鬼這類的屬靈爭戰;可謂結合話語、神蹟與行動的事工。耶穌訓練十二門徒複製自己的見證,並教導他們繼續複製下去。

奮力起飛,完美落地

因為經上記著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一16) 1978年讀神學的時候,我已經決定要成為海外基督使團的宣教士。原因很簡單,就是被戴德生的傳記所影響。一位外國人竟能愛中國人如此深切,作為中國人,怎能不為自己同胞的救恩而擔憂呢? [...]

珍珠家園的故事—抹大拉的馬利亞們

大陸婦女來台灣結婚,早在二十年前就是普遍的社會現象,這個人口結構的改變也出現在萬華的茶室、KTV裡。社會新聞把這些婦女稱為「伊拉客」,估計在萬華就有兩千名。小玉的故事可說是其中一個縮影。

禱行印記

黃艾菁 宣教的過程,就如許多人所形容的,是一場接一場的屬靈爭戰。多年來,使團工人無論前線、後方均「戰役」不斷。無論是「先鋒隊」,還是「後勤部」,大夥兒最重要的武器,就是禱告――把需要告訴神,我們的大元帥。

禱告與宣教

亦文  禱告永不落空。 It is no vain thing to pray. ――戴德生Hudson Taylor   所有的屬靈故事都可以追溯到一個禱告的源頭。 內地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65年,戴德生用十英鎊加上神所有的應許在倫敦開設帳戶;內地會的歷史也可以追溯到1832年戴德生出生前,他的父母為頭生子所獻上的禱告…… [...]

同心合意的功課

傅祖恩 Jonathan & Marilyn Fuller 1988年加入使團 時任加拿大地區主任 多年以前,我們住在菲律賓南部一個較小的穆斯林社區。生活充滿挑戰,除了要熟習語言以及面對文化的衝擊,還要帶著兩歲的女兒在沒有電和自來水的環境中安頓下來。上帝藉著一間小型的菲律賓人教會和狄蘿大姐(Ate Delor)的友誼,讓我學習到夥伴關係的一些初階功課。

多中心世界的宣教夥伴關係

馮浩鎏 Patrick & Jennie Fung 1989年加入使團 使團國際總主任   活在多中心世界 過去一百年宣教圖景已經產生巨大變化。今天我們在這個多中心世界可輕易接觸到來自各大洲、東南西北、不同背景的弟兄姊妹。宣教棒子不僅從西方世界傳遞到主體世界的教會,上帝也正在賜下更多人手。

蒙福多於祝福

在H城外某少數民族的村落裡行走禱告時,我們遇上村婦金娣,便問:「願意讓我們為你祈禱嗎?」。

單身又何妨

記得當年清楚要到穆民之中長宣,臨行前,一位相識多年的好友滿臉愁容地對我說:「聽說一個單身姊妹在穆斯林地區生活很不安全,也有很多的不便,我真的很擔心妳!」我說:「是啊,我也聽說了,但是我下週就要啟程出發,只剩幾天的時間,應該來不及找個人結婚吧?

回憶·歡欣·更新

從2014年8月澳洲使團舉辦第一場慶祝活動開始,直到2016年4月菲律賓使團舉辦最後一項活動為止,感謝神藉著使團慶祝150週年的各類活動讓我們團聚在一起!

老歌新韻燃薪火

<承擔未竟使命>(Facing A Task Unfinished)這首聖歌經典,原由中國内地會宣教士華福蘭(Frank Houghton)在中國教會遭受逼迫期間所寫。當1929年時,主把一個異象放在内地會領袖們的心中,要見到兩百名宣教新丁將基督之光帶進這片黑暗,縱以生命為代價亦在所不辭。

取捨

「我到底在這裡做甚麼?」許多次當我們這般無奈自問,或許其實是在疑惑「應該要做甚麼」。沮喪到了某個程度,就會萌生「回家」的念頭。然而細想之下,何處是「家」,一時半刻恐怕還答不上來。

聽道而行道

每當見到師生一同過著肢體生活,見到大家聽道而行道,見到神學融入生活,我們就大得激勵。我們向學生以身作則,裝備他們神學知識,在肢體間活出信仰。當學生畢業後,就由他們把這活的真理帶給信主及不信主的群體。

宣教的未來

當談到未來時,謙卑是必要的。同時還可以採納約翰·奈思比(John Naisbitt)的建議:「預測未來最可靠的方法就是瞭解現在。」無論未來如何,有幾件事似已勾勒出未來宣教工作之內容與處境。

愛的代價

上世紀八十年代菲律賓南部的一個穆斯林村子,三十出頭的美國宣教士約翰與妻子碧妲帶著兩個小孩剛搬來一個月,正在熟悉語言、建立關係的階段。這天,他如常出去,在路邊與村民愉快地交談,突然,「砰!」背後一聲槍響……友人從血泊中抱起他向醫院狂奔。噩耗傳來,時任地區監督的史祈理立刻從島上另一邊趕來。

現今的機會

2007年當我們全家作為海歸回到闊別近七年的中国時,我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步入全職服事海歸的道路。那時我的「呼召」是作為拿到美國文憑的海歸基督徒来服事中国的弱勢群體,并將福音帶給他們;同時作為在校園團契信主并成长起来的的同工,我心中也懷著對學生事工的負擔。

新疆使徒

一個復活節主日的早上,在兩名基督徒墓前,我們和一群信徒肅立,記念主耶穌的復活,也向1933年烏魯木齊政變期間殉道的弟兄致敬:一位是巴富羲醫生 (Dr Emil Fischbacher),到工場僅十八個月;另外一位是資深宣教士馬爾昌(Percy Mather),他從1914年開始一直與傳奇人物胡進潔宣教士 (George Hunter) 並肩侍主,直至感染傷寒早逝。

page 1 of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