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燕分飛

我先端詳那年輕的丈夫,又看看他的妻子,想知道他們有否聆聽我 的勸告?他們會堅決離婚嗎? 「你們結婚大概還不超過二年。努力走下去,別放棄大好芳華。」 我轉過頭,繼續在登記櫃台辦理我的手續,內心疑惑著:我說的話對 排在我後面、面帶惶恐的年輕夫婦是否會起任何作用? 我只是個普普 通通的本地人,估計他們也不會對我的話太認真。

舞動的夢想

房子在不停地旋轉不停, 掌聲與飛濺揮灑在彩裙上的色彩唱和, 隨著都塔爾琴輕快的弦聲一起加速。 全家人在一起跳啊笑啊, 歡歡喜喜地慶祝我們當地的節日。

泡泡、麵條、真友誼

我從未因為麵條而如此感恩。 我把羊肉舉到嘴邊,環視我身旁帶著笑容的友人。時間是伊斯蘭齋月的末段,我們總共十人,有男有女,分坐在餐桌的兩旁。共享豐富的食物,沉浸在友善的氛圍。外子與我暗自慶幸獲得這個結交陌生族群的機會。

全心投入的熱情 

彷彿徜徉在麵條海裡,一大塊淹沒在麵裡的羊骨出現在我面前,本來桌面已擺滿一疊疊各式果乾、堅果,還有熱騰騰的饢餅堆得像小山,現在更是沒有空間了。

她有選擇餘地嗎?

「救命!我懷孕了!」 我還未來得及説「哈囉」,阿娜已將這句話衝口説出! 我腦袋飛快努力地尋找用哈薩克語説一句適切的恭賀語,無奈始終沒有機會開口。電話那端,阿娜泣不成聲。   她是何時開始懷孕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