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止息的愛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能夠留在菲律賓這麼多年,一定是因為很愛這個國家吧?」老實說,大體上喜歡;有些不太喜歡的,仍在努力學習適應中;有些則無法接受,但無能為力。我們是怎樣長期留在宣教工場的呢?

明白真道

亞他馬諾布族(Ata Manobo)居住在南菲律賓群島北部的達沃(Davao del Norte)山區。他們相信許多神祇,屬於泛靈論者,政治上則是自治體系,經濟上是以山田燒墾的農業為生。過往因為識字率低,以致在與平原地區商人交易時,常遭到欺騙和損失。

同心合意的功課

傅祖恩 Jonathan & Marilyn Fuller 1988年加入使團 時任加拿大地區主任 多年以前,我們住在菲律賓南部一個較小的穆斯林社區。生活充滿挑戰,除了要熟習語言以及面對文化的衝擊,還要帶著兩歲的女兒在沒有電和自來水的環境中安頓下來。上帝藉著一間小型的菲律賓人教會和狄蘿大姐(Ate Delor)的友誼,讓我學習到夥伴關係的一些初階功課。

愛的代價

上世紀八十年代菲律賓南部的一個穆斯林村子,三十出頭的美國宣教士約翰與妻子碧妲帶著兩個小孩剛搬來一個月,正在熟悉語言、建立關係的階段。這天,他如常出去,在路邊與村民愉快地交談,突然,「砰!」背後一聲槍響……友人從血泊中抱起他向醫院狂奔。噩耗傳來,時任地區監督的史祈理立刻從島上另一邊趕來。